www.55psb.com_www.55psb.com-【让玩家可以】

社友网

2019-09-20 20:00:39

字体:标准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象山这个村垃圾分类用“土方” 垃圾猛减七成多

  

  

  #标题分割#  “一溪迦绕抱村流,栖止多年景象幽。无数落花随水逝,何如溪里乐悠悠。”这首象山溪里方村老祖宗留在祠堂里的小诗,正好是眼下这个半岛小村诗意栖居的写照。正是小暑,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娄善成的带领下,记者走在一尘不染的水泥村道上,两旁绿树小草生机勃勃,家家户户庭院里繁花似锦,开得热闹。环顾四周,目力所及,路上看不见一个烟蒂、一块果皮。  娄善成告诉记者,作为我省首批垃圾分类试点村,溪里方村自2013年前开展垃圾分类以来,10个垃圾投放点垃圾分拣率在95%以上,垃圾总量减少了七成以上。  6年前,城里也少有垃圾分类,溪里方村为何先行一步?追根溯源,正是全省深入推进的“千万工程”。一个当时集体经济薄弱的小村,上不了大项目,改变村容村貌从哪里做起?村干部达不成共识。  在一次“村民说事”会上,有人提出从垃圾分类做起。“投入小,见效快,符合我们村的实际。这让村干部心痒痒。”娄善成对当时的决策过程记忆犹新。很快,村里开了一个由20名党员和40名村民代表参与的会议,拍板“上马”垃圾分类工作,一场由小村自发开启的“垃圾革命”拉开序幕。  实践证明,垃圾分类这个抓手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正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发力点,从改变小村卫生状况起步,带动了新一轮新农村建设。  垃圾分类工作看上去很美,可真要做起来,也着实难倒了溪里方村干部群众。村干部四下打听,了解到本省某市一个社区正在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于是,村里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组团前往学习。  “不去还好,去了心里更没底。”娄善成坦言,城里的试点社区观感不尽如人意。大部分是年轻人的城市社区都搞不好,我们一个老年人占了近一半的村子,会不会学成“四不像”?  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村干部决定自己摸出一条路子来。他们围在一起讨论好几次,开出颇有溪里方特色的“土方子”。“村里第一次开全体村民参与的村民大会,一连开了五次。”娄善成告诉记者,会上普及垃圾分类知识,还要对每位村民进行测试。  测试的题目就是现场进行垃圾分类,全部正确可以拿到牙膏、肥皂等小礼品,测试不通过,就继续学习,尤其是让村里的每一名小学生、中学生都掌握垃圾分类。大人学不会,小孩回家继续教,一时间垃圾分类成为村里的“最热话题”。  7年间,垃圾分类成为村民自发的习惯。记者随机走进村民吴爱梅家,她正在做午饭,带鱼洗净切段、土豆削皮、茄子掐尖去蒂……吴爱梅把食物残余扔进厨余垃圾桶。她指着厨余垃圾桶告诉记者:“可不能乱扔垃圾,厨余垃圾袋上有我家编号,分错了,有人就要上门来‘家访’。”  溪里方村第四片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方会,就是吴爱梅口中会来“家访”的人。每天午饭、晚饭后,他都要检查垃圾分类情况。溪里方村一共设有10个垃圾分类站,每个站点都有专门的监督员。“可降解厨余垃圾袋村里统一发放,袋子上都有每家每户编号,这也是村干部们想出来的‘土办法’,方便找到源头。”方会笑言,“如果发现哪个垃圾袋有问题,我就找上门去,开展为期半个月的跟踪整改指导。”  跟着方会,记者来到他负责的垃圾站,只见绿、蓝、红、黑四个垃圾桶格外引人注目,每个垃圾桶后贴着详细说明,绿色扔果皮菜叶等厨余垃圾,红色扔废电池等有害垃圾,蓝色扔可回收垃圾,黑色扔其他垃圾。“现在村民基本养成习惯了,我也很少会找到人家家里去了。”方会说。  通过垃圾这样的“四类粗分”,溪里方村垃圾日清运量从2吨下降到0.5吨,缩减运输成本和垃圾填埋量,避免垃圾集中分拣产生的二次污染。而厨余垃圾实现就地消解,村里搭建阳光房,将厨余垃圾发酵后生成有机肥料。一个阳光房一年能生产近百吨有机肥,都以较低价格供应给村里的种植户。  垃圾分类成为溪里方村“千万工程”的一把钥匙,开启了小村美丽嬗变系统工程。新的规划和建设,让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洁美古村焕发新生机。  洁美环境,也引来投资客,带来乡村振兴新活力。上海乡伴文旅团队投资500万元将老建筑活化利用打造成精品民宿溪里方·圃舍,不但每年可以为村里带来23万元的租金收入,年底村里还能获取8%的利润分红。在精品民宿带动下,村民们也用自己闲置的房子开起民宿,吃上了“旅游饭”。  【感言】  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  近年来,象山县不断推进“千万工程”,带来农村面貌大提升,从农村实际出发,探索开展农村垃圾“两次四分”(“农户初分、保洁员再分”两次分捡)的分类方法,推行“1+X”的多种形式终端处置方法,逐步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完整体系,有力助推象山滨海“大花园”建设。当前,全县共计426个行政村开展垃圾分类,实现覆盖率86.7%,黄避岙乡、定塘镇、泗洲头镇等9个乡镇已全面完成分类村全覆盖。  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是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小事”,是乡村治理水平、乡风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从2013年2个村启动试点到2018年近400个村全面推广,我们以人为本、因地制宜,探索走出了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持续的象山模式。利民之事,丝发必兴。我们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攻坚破难,落细落小,使垃圾分类真正成为农村新时尚。

责任编辑:www.55psb.com_www.55psb.com-【让玩家可以】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直击|全球超算500强:联想173套蝉联第一浪潮第二 雷诺与FCA“跨国恋”夭折日产CEO被曝财务违规 特斯拉或将重组亚洲业务成立大中华区重点关注中国市场 英国央行稍晚即将登场黄金和原油等日内走势预测 山西一中学家长大搞“谢师宴”教育局:禁止教职工出席 想修復身體、重新找回健康?來試試21日超級食物計畫 钮承泽性侵案开庭后神隐53岁生日当天现身海滩 盛美半导体:主要营运子公司拟三年内在科创板上市 托雷斯因伤被迫退役8月告别战将对阵伊涅斯塔 高通拟延期执行反垄断裁决:遭LG电子和美国FTC反对 令计划案“第一公诉人”一1年内职务将再变动 英国将向海湾地区派遣特种部队保护本国船只 福建警方打击电信诈骗23天行程上万公里捣毁17窝点 莫雷重申不会交易灯泡!他还给沃神打电话问罪 不愛喝水 腎結石如高爾夫球大 准状元锡安因违约被起诉对方索赔1亿美元 广西柳州万达用男童车祸打广告回应:新员工发的 從心解讀:安寧病房中的4道人生 王嘉尔为粉丝喷香水?急得飙出上海话解释 毕业季房租开涨你租房花了工资的多少? 曾轶可就辱警风波致歉边检人员:不配合检查情况极少 深圳互金协会推出P2P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投票系统 黄金6年来首次突破1400大关多机构人士加入看涨行列 曾轶可草莓音乐节演出被取消主办方发布退票流程 孙宇晨:很多传统金融机构的人被旧的货币理论框住了 醫師:得到糖尿病等於一次心肌梗塞!4種運動搶救心血管 我滴老家,就住在曼哈屯 篮网招募隐藏王牌!他和欧文KD同一经纪公司 生态环境部:加快推动碳市场建设 帽子失而复得马思纯扮丑自拍发文感谢帮忙的人 谁是中国第一地级市? 世锦赛夺冠非偶然世界杯两冠射箭队处于上升期 可怕!00后开始统治NBA!状元探花只是个开始 猛龙8胜0负金身告破!勇士这一战向死而生 优信跌超12%一季度净亏损2.84亿元 定名为荣威RX5MAX荣威MAX新消息曝光 《光明日报》赞《向往的生活》升级助力乡村振兴 担心华为自给自足谷歌搬出\"国安风险\"要美解禁 亚马逊CEO贝索斯:蓝色起源将登月“拯救”地球 六七月份你的工资会发生这些变化每一条都很重要 向美企征收超10亿美元专利费华为又被外媒围观了 新鲜出炉!2019温哥华华裔哈佛女孩 曝曼联挖巴萨中场悍将球员点头巴萨就愿出售他 蔡徐坤微博一亿转发量幕后推手被端怎么回事? 【波城探楼】地表最强+波士顿心脏:LANTERA 任宇昕等论行业机遇腾讯视频对制作公司开投资窗口 广汽集团逆市涨近2%获批广州首批自动驾驶路测牌照 两广暴雨多地桥梁冲垮人员被困 美媒调查:越来越多美国人摒弃对“中国制造”偏见 美国重返全球超算500强榜首中国超算如何应对? 大儿子复刻詹姆斯绝杀猛龙命中制胜打板抛投 国安发中超战富力海报:拼尽全力冲刺半程冠军 瑞士央行行长Jordan:让金融业开心不是我们的工作 欲绕开中国解决稀土之忧?美国盯上这里 大摩:汇控、恒生及中银香港均下调至与大市同步评级 万达体育IPO王健林又一小目标 煜新控股拟出售两附属公司续停牌 母女温馨二重唱!詹妮弗携爱女表演难掩激动 2020年新iPhone曝光,将采用5nm工艺制程芯片 民调:逾半数韩国民众支持禁止香烟的生产与销售 斗鱼与华为、移动首次尝试5G直播打通线下闭环 在岸人民币升值收复6.85关口日内升值逾500点 征地万亩粮田建产业园国家示范先锋咋沦为烂摊子 更接地气体验试驾新款本田缤智 美国名流明星爱买豪宅?错!他们竟然也爱租公寓... 马斯克凝望深渊 非毁灭?考古学家发现柬埔寨吴哥文明衰落新线索 外交部证实塔利班首席谈判代表访华 詹姆斯麦卡沃伊踢慈善球赛被队友误伤嘴唇缝针 新京报:派专人监督垃圾分类侵犯隐私了吗? 售8.69-11.59万元新款桑塔纳家族上市 徐怀钰秀事业线身材走样曾凭《我是女生》走红 英国央行总裁:主要央行将希望监管Facebook数字货… 在这块大陆中国企业正再造“世界工厂” 穆里尼奥亲口表态:考虑执教国家队没有豪门可去 美媒:中国拟将太阳能电站送入太空推进建全球电网 四川长宁县政府:地震遇难者仍为12人 蒋凡入列阿里合伙人增至38位 外媒:中国再度减持美国国债持有规模降至两年来最低 布兰妮团队否认宣传负面删除正面帖子称其荒谬 美国也有618大促销讯飞翻译机狂降至历史最低价 四川6.0级地震台“观光局”:无台籍旅客伤亡受困 中烟香港升幅扩至30%暂升幅最大个股高招股价42.2… 霍猛李非徐展雄获微博最受期待新导演 搭载黄山1号自研运动芯片华米发布新款智能手表 百合网5年亏2.2亿翟欣欣再现世纪佳缘暴露审核问题 PayPal宣布COO年末离职将探索其他创业机会 生死战创季后赛新高!勇士FMVP已倾其所有 5G技术都有哪些军事用途外媒:能防御高超音速导弹 微软大涨价: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加速推进开源软件替代 没想到,“什么都能吃”的广东人,竟然翻车在多伦多的这个… 通报来了央视曝光2家湖南辣条企业各被罚5万元 雷诺日产新一轮权利较量开启西川广人呼吁“和平相处” PayPal宣布COO年末离职将探索其他创业机会 童瑶获白玉兰最佳女配感谢王凯杨烁称\"互相成就\" 中国买家要求推迟发货美国大豆积压程度前所未有 林丹为奥运积分“血拼”备战整个人泡冰水恢复 外媒:美伊就油轮遇袭各执一词国际原油价格暴涨 路透社称伊朗已经收到了美国即将发动袭的消息 陈赫演一夜哭戏被赞专业王子文演黄鳝\"最合适\" 奥克斯回应被格力举报:属不正当竞争行为已报案 “花样揽存”、借贷搭售:宁波银行等违规行为被曝光 李圣龙:中场休息教练有部署不想以后只盼赢下1场 美媒:用智能手机支付?这在中国早已过时 花旗:中国“王炸”武器不是稀土金属而是它 高盛:俄罗斯和沙特在延长OPEC+减产协议的分歧难弥合 盒马鲜生扩张速度放缓成定局头部玩家或将变换赛道 评论:盘到中局初心未改银行业服务民企创新频频 经理实名举报“做假账”粮库“硕鼠”如此猖獗? 曝追梦G4赛后对全队演讲!这招能让勇士翻盘吗 欧洲央行副行长Guindos表示通胀预期仍然稳定 铁心!阿森纳第三次报价法乙小将狂追贡多齐队友 广东骑乐正式进军青少年马术教育领域 济南农商行陷举报风波:总资产2年缩50亿利润腰斩 1图流|美国杨毅评心中现役Top5:詹姆斯排第二 足坛大鳄意大利工作禁令接触博格巴有望重回尤文 厂长私设90万元小金库:花7万给自己买劳力士手表 俄罗斯田径全体竞赛将延续恐继续无缘世锦赛 Facebook:将停止对WP平台支持 向美企征收超10亿美元专利费华为又被外媒围观了 曼联已陷入死局!穆帅索帅都是替罪羊看不到希望 新鸿基公司6月13日回购27万股耗资98万港币 港元流动性骤紧香港同业拆息飙至11年新高 学者:微软删除人脸识别数据库,源于“伦理”识别 高校两任一把手前赴后继栽了跟头还因为同一件事 2019全美最佳儿童医院排名出炉,这些疑难杂症均为强项… 癌症不是老人才有這4種年輕人的癌症3種已有篩檢工具 NBA史上第一对全部夺冠的兄弟!还要谢谢科比 沃神:选秀夜交易数恐破纪录!今晚你还睡吗 环球时报社评:美国关闭科技交流之门是自降境界 古装与翻拍扎堆架空历史有违总局意见难看好 新华网评: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 传裁员、战略调整及高管更替导致特斯拉雇主形象变差 微软展示流媒体游戏服务ProjectxCloud与… 毕业季趁所有人回国,抓紧时间冲刺面试吧! 中国5G网络招标中这两个大赢家要让美国政府尴尬了 育星杯小学生手球冠军赛落幕近200名小球员参赛 “国铁”挂牌,改革提速 看到中国5G招标中的这两个大赢家美国又坐不住了 选与不选王金平卖力“圈友”另有盘算 妻子家庭背景遭诽谤郎朗方发声明辟谣并依法追责 300亿钱宝网案一审宣判:张小雷被判15年没收财产1… 传统行业寻求AI转型需先调整企业意识与战略 韩会师:Facebook发币为非法资金跨境转移提供了机… 内蒙古破获十多年前杀人案:嫌犯杀害两名女性后强奸肢解 龙舟进校园活动走进简阳留守学子体验别样龙舟赛 呼吸空氣都會胖? 中醫茶帖治虛胖 Razer雷蛇推出名为Respaw的饮料产品 搭载黄山1号自研运动芯片华米发布新款智能手表 毕业典礼穿搭最全指南!到底要怎么穿,才能不输给那些lo… 脚踏两条船?于大梦亲证与罗志祥热恋自己是正宫 比特币算力创历史新高!牛市已至再获实锤 美《财富》杂志:苹果手机生产移出中国?不切实际 萧亚轩被曝恋情不回应默默为宜宾地震捐款20万 争论中的“大爆炸”:宇宙是如何开始的? 日式清酒爱好者看过来!本周五的酒局+高端日料无限吃,安… 川普刚说若不连任美股崩盘民调就显示其支持率垫底 收盘:道指收高约250点标普指数创新高 三部门禁止对新能源车限购专家:京沪情况复杂 蘑菇街金融业务遇险贷超合作方资质成谜 平台向张艺兴道歉:网友自发创建词条无官方态度 膽、腎、膀胱、尿道與牙齒都會結石,聽過心臟也會結石嗎? 蔚来ES8发生自燃蔚来回应:着火原因未明已启动调查 Uber今后可以叫直升机了啦,纽约7月起可预约 中金:需求增长叠加供给收紧预期稀土产业链持续升级 《征途》获微博电影之夜最受期待游戏改编电影 地鐵黃藍線維修停車場降費率緩壅堵 互联网女皇报告:国内流量和使用时长增长依赖短视频 汤神接受詹姆斯邀约!两人今夏将在洛杉矶合作 张智霖为《爱宠2》配音宣布明年4月红馆开唱 融资余额连降7日后再迎3连升4只热门股被获利了结 华为或于8月或9月推出新款操作系统 別讓椎間盤乾扁如干貝!維持脊椎健康,做對「伸呼吸」減少… 盗中国古沉船瓷器的韩国嫌犯被抓藏匿文物达36年 錢包遺失錢越多歸還率越高 欧阳娜娜姐姐生日送祝福,坦言从未嫉妒妹妹 防不胜防的恶意最致命!四岁小孩玩滑梯被刀片割伤! 孙宇晨:我太年轻就是老板同龄人都不适合当我的员工 葱香芝士面包,孩子超爱! 黄金期货价格周三收跌0.1%联储声明后金价上扬 孟菲斯男子被警方射杀引发当地骚乱,25名警员受伤 破欧美垄断国防科大代表队为中国捧回航天赛事金牌 南圣何塞周日起山火,加州各地火情不断!又到一年火灾季! 申通:5月快递服务业务收入18.11亿元同比增44.… 北海警方打掉一特大传销体系涉案人员达1800人 卡罗:还不确定普神伤情被抓住致命失误祝贺奥汗 兴证策略:沪伦通基本框架落地有望带来新增量 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被黑社会“绑架”的村委会 曼联新援最大特点是一个字索帅:他令人兴奋 日本将恢复商业捕鲸欧盟忧挪威等鲸鱼出口或上升 5G股普遍回吐中通服跌逾3%中兴通讯跌约2% 太恐怖了!加拿大男子吸麻太嗨...在商场随机砍人割喉… 煤炭股有追捧中国神华现涨近2% 加拿大两名妇女在加纳被绑架后获救 今日托福放出大量暑期考位,手慢无! 中国燃气本周五放榜涨逾2%暂最佳国指股 中国能救命的这个系统在全世界“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