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社友网

2019-04-22 10:53:27

字体:标准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苏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亦古亦今的苏州城,有世界为之倾倒的园林艺术,有被世人诟病的大秋裤摩天楼,有中国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还有浓缩了姑苏城古今历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苏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被誉为“神州第一古街”。时光闪回明清时,山塘街是中华大地商贸、文化最为发达的街区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苏州城被称之为“老苏州的缩影、吴文化的窗口”。水乡姑苏城《石头记》开篇第一章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有个姑苏城,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山塘街接阊门。水乡苏州,河道多,桥多,山塘街最具苏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两岸民居围拥的山塘河缓缓的流动,船儿载满茉莉花轻悄悄的划过,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儿的衣裳,芬芳着妇人们乌髻,熏着苏州成了“茉莉花城”。平江路水陆并行山塘小姑苏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间隔着门脸向街开、后门临河的店铺。石桥连接河两岸,南岸店铺面河,廊棚过街楼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会撞到对行者。街河两旁粉墙黛瓦,绿竹榴花,水榭木栏,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时游船聚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酒肉飘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清乾隆帝壬午年间游江南时,于七里山塘书写“山塘寻胜”,现今碑刻在山塘桥旁御碑亭内保护着。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颐和园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样修建了苏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绸缎店、点心铺、茶楼、金银首饰楼店铺中的店员是太监、宫女们妆扮。帝王后妃们游幸时开始营业,据说还有妃嫔们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铺售卖,以期获利,只是内心最隐秘处是更期获圣心悦之吧。泊舟通贵桥通贵桥,山塘街三桥中间的一座古桥,清代花岗岩拱桥,与山塘街周围景色融合。石拱桥在水乡小镇中身影憧憧,身边通常围绕着各色人等对其倾慕不已。拱桥若彩虹美且流畅,遇桥下流水无波无涟漪,桥身倒影成环形,书写着圆满无缺。一座拱桥蕴涵着中华深沉含蓄文化,坚定的横跨两岸,仰望苍穹躬身大地,用最谦卑的态度与时光一同老去。老者向白公祠内张望纪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厅内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为民修山塘》,细致生动的刻画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载,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决定开凿东起阊门渡僧桥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桥的山塘河,河长约七里,故苏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说。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白居易在苏州任职的时间虽不过两年,但他体察民间疾苦、勤政爱民,修河筑堤,一条山塘河造福了姑苏百姓千年。离任后苏州民众建造《白公祠》纪念这位诗人好官。况钟《示诸子诗》公祠廊壁书法刻石明代况钟《示诸子诗》:“非财不可取,勤俭用无竭。非言不可道,处默无祸孽。临下必简严,事上务和悦。持心思敬谨,遇事毋灭裂。”况钟,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苏人尊其为“况青天”。在任期间整肃吏治,锄强扶弱,办学校招收贫困学生,使很多单门寒士得以成就学业;为百姓奏免赋税粮,使工商农得以休养生息。任期期间苏州社会安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山塘繁隆更胜从前。病逝于苏州知府任上后,民众罢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贯”讲述的是这位青天大人明断秋毫的故事。晨中山塘街千年不息山塘河山塘街已不复明清时商贸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热闹非凡,门店售卖着与旅游相关的物品,河道里穿梭着载满游客的仿古船,店员、船娘脸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时光是属于老街住户的,他们买菜遛弯,水边小坐看份报纸,弹唱娱乐,吴侬软语低声打着招呼。时光仿佛回到旧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乡女儿,露出莲藕般手臂水边梳理长发。轻轻划过去的花舟里,陈圆圆、董小宛们疲惫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羡慕,却只能一声暗叹继续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纹渐息。平江路平江路是苏州市另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条平凡小路,来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击穿岁月的水,一片承受风霜的瓦,一方脚踩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经过时光的手殷殷抚摸,不经意间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种风景。全晋会馆内戏台藻井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业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几成。主街道两侧的多横街窄巷,中国昆曲博物馆、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并肩位于中张家巷内。昆曲博物馆原为全晋会馆,清末寓居苏州的山西商人集资所建,晋商们于此聚会听戏、交流商情、洽谈买卖,共话乡思,在晋剧铿锵、吴歈委婉中敲定单单生意。院中有戏台,台顶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个木雕构件榫卯组成旋转放射状纹饰,奇巧华丽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额普天同庆,似乎在过年时才应出现。馆内有珍贵的昆曲资料,杜丽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着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着。“吴头楚尾水乡情,江左文采出评弹。”评弹博物馆也在中张家巷内,馆内收藏着古籍善本、手稿脚本。评弹表演大儒巷三十八号是苏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进院落主体建筑鸿儒书房,内为苏州市图书馆分馆,书籍不多但胜在古韵悠悠。我去图书馆看书,书看久了转至后院听评弹。“吴苑深处”书场下午开场弹唱,时长两个小时。当日是吴中区评弹团两位青年演员表演长篇弹词《末代皇妃》,周围应当是老街坊们,他们相互招呼,喝着书场提供的水自带的茶,开场后静静地听书更不乏中间睡去者。一袭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戴望舒的《雨巷》有人说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细雨、那忧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苏人家的洒扫忙碌,也是难免口角的家长里短,这些斑斓的市井文化,与那高雅的诗词不分伯仲。著名的爱情主题园林耦园,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号,昔年一对神仙眷侣在此隐居。“耦园住佳偶,城曲筑诗城。”园主沈秉成与夫人严永华,在三面环水、高墙隔绝俗世的园林里,吟诗唱和、抚琴对弈、泼墨作画,赌书泼茶全然不知墙外滚滚红尘,园中建筑或东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为两两相对、双双呼应,就连花木鱼虫都在隐喻着琴瑟和谐、鹣鲽情深的真挚爱情。巷弄还有狮子寺巷、大新桥巷、传芳巷、钮家巷、悬桥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处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胜名寺,已随旧时王谢堂前燕,飞没历史的长卷中,孑遗的雪泥鸿爪还在被老姑苏人指点讲起。平江路上的小店开的文艺。着旗袍的女子打开店门,那是八十年前姑苏老裁缝铺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浑似民居般古朴;小小一间花店颇有绿野仙踪的乖巧模样;浓绿爬山虎覆盖的山墙角掩着小木门,推门是饭肆;乖巧小猫在橱窗里玩耍,店家竖着凶巴巴牌子:“内有猛兽,拍打窗户后果自负!”晨昏时,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苏,合欢淡淡开在老墙旁,街坊老姐妹水边聊天,种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扫干净的小院落,老旧的竹椅上放着整洁的坐垫,等着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责任编辑: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巴克利求詹姆斯解说季后赛!詹皇是这样回应的 主演出品一肩挑?新剧却被戏称成了《黄子韬传》 宋楚瑜访问大陆自称此行是“做翻译” 马克龙希望5年重建巴黎圣母院已获逾7.5亿欧元捐款 网友:膝盖争气的话韦德能5枚戒指!韦德:不,6枚 詹姆斯杜兰特今夏联手?勇士快船场边这幕... 优步上市年度最大IPO即将诞生 危機總動員?麻疹失控,紐約市頒布「疫情緊急狀況」 资管公司警告:太多美股投资者忽视了这一不祥信号 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3已在中国和欧洲市场开放预订 巴黎圣母院修复至少需要8到10年 任达华悼念离世演员林文伟:曾一起拍剧他人很好 中市潭子宮廟火災燒毀神像竟然是好玩縱火 经纬中国张颖再怼视觉中国:世界都是你们的 又是第三节领先31分!勇士不浪你毫无机会 《中国女排》官宣定档陈可辛发文追忆与排球缘分 违者或可被判入狱!入境美国注意,这些物品不能带 娜扎把自己搞成范冰冰是何苦呢 阿不都13+7斯托克斯27+12新疆客胜辽宁2-0 任正非:只要努力奋斗年轻也能当“将军” 西安利之星4s店被奔驰暂停资格?现场探访:正常经营 瑞银预计苹果将向高通支付60亿美元和解金 人工智能课程今秋走入高中课堂 中美网贷演变殊途同归:P2P还是不是P2P? AI学会造假,我们该如何应对 俄防长:俄军第一季度接收44架军机48枚巡航导弹 一季度GDP增长6.4%股市会涨吗? 2019上海车展探馆:合众U将亮相车展 给你点颜色看看,这是一篇大做“表面”功夫的文章 郭台銘參選?賴清德:願承擔的人都出來 切尔西官方暗讽杰拉德滑倒赛后遭回怼:还装X不? 一图流|这样一对比,科比的手实在是太小了 湖人又将离队一人!绰号疯狗的他将转战大学 欧文20分绿军展现窒息防守艰难战胜步行者1-0 中国赛特跌近14%遭债权人要求索偿逾1亿元 韩歌手辉星被曝与Amy一起吸毒经纪公司:正在确认 恒天集团原董事长被开除党籍违规占住房搞钱色交易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香草香草梦碎京城:资金链断裂门店四散储值卡难退 多倫多北邊兒這家餐館的新加坡和馬來美食太銷魂了… 曼联vs巴萨首发:梅西苏牙vs博格巴曼联残阵出击 演足两代峨嵋掌门周海媚:让我对角色理解更深刻 陕西岐山县原书记何宏年被双开:大搞经济数据造假 林志玲与粉丝挑战二倍速跳舞呼吁关注女性健康 離開大城市后,我只想做“村”裏最靚的仔 黃石公園辣麼大,如何欣賞TA的美? 游戏界大事件!游戏版号申报正式重启! 这名被追逃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曾嫌弃部下干劲不足 多地谋划建设加氢站成本仍比充电站贵3倍 贝尼特斯看好利物浦夺双冠:他们有这个潜力 郭台铭确定参选2020!谁会是富士康接班人? 美媒:中俄联手造简化版米26直升机可用于森林灭火 徵召初選?韓國瑜:我必須顧及高雄市民 确认!亚马逊中国7月18日停止为第三方卖家服务 周末去哪兒|復活節周末活動全攻略!搭配「番途火鍋節… 血拼之后银行房贷业务转向住房租赁转型成风口 库里砍38分再创纪录阿杜遭驱逐勇士大胜快船 结婚无领证!许志安出轨或因没生小孩,郑秀文4亿财产欲全… CUBA球员被曝同时玩弄8名女友!手法令人发指 京张铁路百年机车房被指存火患木窗现过火痕迹 “团贷网”案:实控人近9亿转移隐匿资金被追缴冻结 河南邓州市委常委程建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投案 张雨绮搭直升机晒富豪男友视角美照,手戴巨大钻戒高调示爱 大乌龙!韩媒新闻直播给文在寅访美配朝鲜国旗 Mate204月26日升级EMUI9.1:华为自… 中国制定软件产业发展顶层设计文件去年收入6.3万亿 巴黎圣母院大火正值晚高峰一名消防员身受重伤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诺维茨基赛前热泪盈眶 维权奔驰女车主渴望生活恢复平静又有人坐上引擎盖 《科学》首度揭示:明星抗抑郁药真的可以修复大脑! 西蒙斯三分命中率百分百!他被一张海报刺激到 特斯拉回应松下中止投资股价跌幅缩窄至2.77% 柯文哲开通微博账号大陆网友:欢迎促进两岸交流 木村光希抢走河北麻友子封面?网友纷纷替她不值 李宗伟为儿子办生日会感慨名利身外物人生无常 瑞典首相:将对反对接受难民的欧盟国家实施制裁 尼克斯追不到阿杜还有B计划大牌引四队争抢 官宣!沃顿成国王新帅前湖人主帅光速再就业 特斯拉Model3标准版长续航在华可预订起价37.… 全球经济之厦面临一种威胁:中产阶级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女律师被控为套路贷涉黑团伙服务本人称相信法律 黑龙江证监局称葵花药业信披未违规专家建议再核实 特斯拉Model3标准版长续航在华可预订起价37.… 妹妹实名举报亲哥贪腐:带情妇回家殴打9旬老父 浦发薛宏立:同业转型应从“赚快钱”到“赚长钱” AC米兰两将晒对手球衣庆祝!名将怒斥:小人(图) 意大利总理孔特:军事介入无法化解利比亚冲突 日本F-35隐身战机故障频发3年内曾紧急着陆7次 是亲妈!日本央行如今已位列五成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 外媒:英国警方逮捕“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 谢霆锋承认\"特警新人类\"将原班拍电影!自嘲老人类 中铝火车脱轨6人遇难村民:当晚听到火车不断鸣笛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瑞斯康集团上日股价创新低今日反弹逾47% 恒大为造新能源车频繁拿地:6天内拿超90万平方米土地 摩根大通赶在美联储止步之前再次享受加息带来的好处 福建4名孩子遭亲生父亲割颈已脱离危险 六问空间站:流浪地球成真?人为何不能在太空长期飞行 曝索帅输巴萨后暴怒!怒批曼联球员消极怠工 大和:内地汽车零件业盈利回升重申敏实买入评级 相互宝:真正的利他离不开透明的机制保障 主演出品一肩挑?新剧却被戏称成了《黄子韬传》 主演出品一肩挑?新剧却被戏称成了《黄子韬传》 巴黎圣母院起火或为电线短路!再次敲响文物安全警钟 西方飞行员至今仍在练以志愿军飞行员命名的战术动作 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和解协议披露:补过生日十年VIP 星际元素打造的四门轿跑小鹏P7静态解析 三星GalaxyFold首发评测:弯的Phone能成… 周美毅否认“虐子”:看到照片反而更加担心孩子 李湘晒女儿嘟嘴卖萌美照,10岁王诗龄与妈妈似复制粘贴 科比韦德四大球星生涯谢幕战,皮尔斯尴尬致死 梅松林:今年是威马汽车的升级之年 潍柴动力涨近半成获招银国际升目标价 疑虑逐渐消散欧洲要和中国一起做件大事 韦德赛后眼含热泪!他跟安东尼换了球衣(gif) 房企资金链比拼:谁是利润之王?谁的负债高企? 阿里巴巴表态AI评委事件:AI不会取代工程师 离婚官司拖2年无解传朱莉刁难只为与皮特复合 保利发展去年净利润涨3成为高价地计提存货跌价23亿 季后赛如何防住哈登?戈伯特是这样回答的 许志安记者会道歉避谈出轨两年,女方目前疑似已被封杀 古稀之年功勋教头刘永福回归带大级别他是行家 田径亚锦赛名单公布中国队阵容超强苏炳添只跑接力 你我贷增资5.5亿元 郑伊健砸千万买地盖豪宅背后原因曝光竟因宠妻 日本福岛一核3号机组报废核燃料目标或难实现 王洪涛:餐饮企业连锁程度低影响食品安全 孙兴慜正在激励着韩国一代人武磊行不行 一个不够独立的美联储,意味着什么? 巴黎圣母院大火后国家文物局通报6起火灾事故 民众金融科技料11个月录得亏损 老艾侃股:三颗十字星酝酿变盘? 美图手机告别:由小米接盘售后服务仍由美图负责 G-Eazy新恋情曝光与95后超模手牵手现身好莱坞 高盛大跌近3%一季度营收逊预期利润同比下跌21% 太疯狂了,原来这一年NBA发生了这么多大事! 多一套车马炮仍不行看不懂的鲁能是真打不过? A股年内百股翻倍这两大板块近期尤为强势 一季度奔驰继续领跑豪华车市场部分品牌盼以价换量 阿不都13+7斯托克斯27+12新疆客胜辽宁2-0 重出乐坛荼毒歌迷?黄宗泽抛出金句:人贵自知 港股通(沪)净流入22.91亿港股通(深)净流入4.… Polestar2起售价29.8万元对标特斯拉 “聪明药”地下产业链:系精神用药药贩子网上售卖 新华锐评:“视觉中国”,咋啥都是你的? 你的压力有40%都是源于想太多 《青春斗》收官郑爽发文:感受了想作就作的青春 佟大为庆祝婚礼11周年纪念日,蛋糕1细节成亮点,夫妻尽… 港铁物业发展占利润不足25%未来将更倚重投资物业 浓眉承认下赛季可能留队不会改变对湖人看法 标普大涨后全球最大股票ETF投资者认为还有上升空间 曝恒大小将留洋加盟西甲队与武磊中国德比可期? 星美控股大股东遭追数逾3000万目前仅还400万 周杰伦自侃看不懂英文林书豪贴心翻译引网友爆笑 纽约车展亮相斯巴鲁发布全新傲虎预告 暖暖的小时光开播,主演们身高差巨大,司徒末顾未易又甜又… 亚马逊收购仓储机器人公司CanvasTechnolo… 独家!杨烁方否认\"出轨\"\"罢演\"坚决拥护广电… 大和:东航增速放缓受累高基数维持优于大市评级 23中8一节被帽3次?第4节仍是郭艾伦扛着辽篮走 发改委回应拟取消无车家庭购车限制等新政:正了解情况 那些港股5G产业链中可能会被忽视的投资机会 首控集团间接全资附属获保荐人资格 在线英语版权之战:控诉51Talk侵权海外版权受青睐 视觉中国网站已无法打开 诺维茨基:非常享受退役生活十年来第一次喝酒 9.4%!恭喜湖人提状元碎片!选秀抽签有好消息? 山东解说:恒大绝杀对鲁能打击太大本配得上平局 视频会议独角兽Zoom上市首日开盘涨超80% 日媒:2020年iPhone将采用高通提供的5G芯片 用移民當棋子民主黨批川普做法殘忍 2019上海车展:蔚来ET预览版正式亮相 官方回应\"孕妇输液药品过期3月\":确实过期院长停… 2019上海车展探馆:长安欧尚E01将亮相车展 武磊尴尬一幕!训练课传球遭穿裆与队友加练 为什么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一样值得关注? 中国警察网点名视觉中国:警徽及图案不得用于商标 评论:打上水印就归图片网站所有这是对版权的滥用 神吐槽:?落后31分!快船:胜利的天平倾斜了 转型成功后诺基亚计划这样超越华为 保罗戏耍联盟把他晃飞!戈登补刀进三分(gif) 传苹果为Arcade游戏服务投入5亿多美元积累百款游… 农民合作社如何差异化发展农业农村部讲了这三点 巴黎圣母院大火尚未完全扑灭专家:重建面临挑战 脸书丑闻还没完:用户数据当武器奖励朋友打压对手 时过境迁?郑秀文经纪人社交网站头像由黑转彩 “新东方在线”被消费者质疑退费过程收取“成本费” 美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19.6万人创1969年来最低水… 湖南浏阳新确认1名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曼联命太硬了!5分钟起死回生争四梦想还没碎 深圳暴雨致2死9人失联当地曾发布4次天气预警 目瞪口呆!这只美股2天涨15倍1个月从1块多涨到近74… 互联网小贷面临监管“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