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sbc.com_www.11sbc.com-【项崭新玩】

来源:西方飞行员至今仍在练以志愿军飞行员命名的战术动作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4-27 00:18:53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成都寻旧|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成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很多,大街小巷,无处不有。于是,我便想寻访古老成都的“旧”。跟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成都的“旧”,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旧”了,几乎都经过了今人翻新改造,或者是翻“旧”改造。要想真正发现一处“旧”,还真不容易。这让我想到了在成都摄影圈赫赫有名的鸳鸯楼。鸳鸯楼位于成都市红瓦寺街18号。十分普通的大门,进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门是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既梦幻,又真实,或者是梦幻般的真实。可以想象,有多少故事,或欢乐,或悲惨,曾经在这里一幕一幕上演。在都市的繁华与喧嚣中,总有那么一些让人遗忘的角落,布满历史的痕迹,令人恍如隔世,仿佛带我们回到已经“被遗忘的时光”。鸳鸯楼的“旧”,是一种真实的“旧”,丝毫没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至今仍有住户,大家都小心地维护着这种“旧”。鸳鸯楼由两栋砖混结构的楼房组成,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距今已经超过50个年头了。这里本是四川大学的单身宿舍楼,没有名字。近年来有摄影爱好者发掘出此地,取名鸳鸯楼,有调侃的味道,但也十分形象。两幢楼离得很近,共用两个楼梯,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像极了两个苦命的鸳鸯。破烂的门窗、凌乱的家具……充斥着岁月的痕迹,穿越时光。像级了电影《功夫》里面的大杂院,如今成了摄影圣地。“旧”是一种氛围,“旧”是一种情绪。如果喜欢怀旧,你可以到这里来,聆听那些逝去的年代静静地讲述曾经的辉煌灿烂。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里就会成为拆迁的主战场,要想一睹如此原汁原味的旧时光,恐怕真的就“难于上青天”了。说到成都的“旧”,则不能不让人想到位于成都双流彭镇的老茶馆。据说这家老茶馆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真实名称叫做观音阁茶馆。在川内,甚至国内都相当有名,古色古香。这是真正的老茶馆,木质建筑看上去一点都不结实,让人担心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垮掉了。这里虽然简单,却不失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摆设是“三件头”:盖碗、铜壶和土灶。一些竹靠椅、小方桌安静地站在泥土地上,等候每一位茶客的到来。这里茶客不多,大多是当地的老人。另外就是摄影发烧友了,有些不远万里专程到这里,用相机留下老去的时光。茶馆是一段记忆的切片,细细咀嚼,历史就在杯盏间悄悄流走……因此,到这里品茶聊天的人,大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小茶馆成为摄影圣地后,这里有几位大爷已经成为“模特”,专门扮演茶客,维妙维肖。很多摄影“大片”里面,都有他们的身影。茶馆也是休憩、散心解闷的好去处。茶客往往一呆就是半天,要上一杯“盖碗”,细细品尝,困了,就打个盹儿,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店家是不会下逐客令的。彭镇的老人们偏爱老茶馆,老烟杆的敲打声和老哥子们打牌时扯喉咙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定格成老茶馆日常的生活写照。而成都的另一处茶馆,则人声鼎沸,那就是位于成都心脏地带的鹤鸣茶馆。到成都游玩的客人们想体验成都的“慢生活”,大多会选择到这里坐一坐。甚至许多外国游客也要到这里来品一杯茶。鹤鸣茶馆始建于1923年,是成都现存、全国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百年的风雨历程也让它散发着不一样的成都味道。冬天出太阳时,到鹤鸣茶馆喝一碗茶,吹吹龙门阵,是很巴适的事。离鹤鸣茶馆不远,有一片坝子,名叫华西坝。华西坝是四川大学(原华西协和大学)的老校区,由于历史久远,岁月沧桑,这里又是一片寻旧的好去处。在华西坝,还保存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也保存了许多解放初期,以及文革时期的建筑。华西坝的建筑,从风格到布局都独成一体,融中国古典园林和西方宫廷花园于一体,成为成都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博物群。但这些建筑不知是否重修,或者新刷了油漆,看上去一点都不“旧”。华西坝钟楼,曾经是成都的地标之一。钟楼上的那口大钟,一直在走,依然分毫不差。中国现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成都的“文化”在两处,一是少城路的民居建筑,第二就是华西坝。华西坝以自身的建筑、历史、人文内涵已然成为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之都的文化符号之一。在成都华西坝偶遇到这类中西合璧又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建筑,颇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这样的古建筑群,华西坝还有很多。华西钟楼高百尺,远远望去,巨大的白色钟面、青砖黛瓦、红墙翼角、拱门浑然一体,虚实相间,景色迷人。图为在华西坝钟楼旁边的荷花池,几位老友趁着天气好,共同回忆过去的旧时光。到成都,有两个地方你肯定绕不过去,一个是锦里,一个是宽窄巷子。传说中锦里古街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但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锦里,建成于2004年10月底,可以说是一条年轻的“古街”了。这里老街、宅邸、府第、民居、客栈、商铺、万年台坐落其间,青瓦错落有致,青石板路蜿蜒前行,让人恍若时空倒流。川茶、川菜、川酒、川戏和蜀锦等古蜀文化如清风扑面而来。由于交通便利,锦里天天都是人山人海。当然,大多是外地人。锦里的仿古建筑做得相当不错,流连其间,你真的会误以为自己已经穿越到三国时代另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就是宽窄巷子。宽窄巷子号称成都“最成都”的地方,是较成规模的清朝古街道,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为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宽巷子与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由三条东西方向的老街(自北向南依次是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以及街道之间的居民宅院组成。宽窄巷子古已有之,2005年开始改造修葺,三年后全面竣工。在此之前,宽窄巷子破旧不堪,除了长期居住于此的住户,少有人来。改造之后的宽窄巷子,修旧如旧,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古色古香,也注入了更加浓郁的商业气息。正因为宽窄巷子是“最成都”的,也是被老外称之为“最中国”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游客不断,人山人海。站在楼梯上俯视宽窄巷子,尤其是在秋天,屋顶满是落叶,那种古旧的感觉更加浓郁,穿越感更强。过去的深宅大院,依然那么威严而堂皇。想象一下,多年前,宅院的主人斜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一杆水烟筒,正在闭目奍神。很多故事,似乎推门就可以知道。其实,成都的旧,不只是鸳鸯楼、彭县老茶馆、鹤鸣茶馆,也不只是锦里和宽窄巷子。比如武侯祠、杜甫草堂,等等。成都的旧,是一种情绪,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其实,成都的旧,更是一种血液,已经渗透进方方面面,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不经意间发现。这里是成都的锦绣巷,平时默默无闻,陈旧而寂静。一到秋天,银杏叶子黄了的时候,这里便成为赏秋圣地,游人如潮。在成都的洗面桥横街,每天太阳落山,生活在成都的藏族同胞们就会摆出地摊,开始做生意了。这样的地摊,在成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吧。在成都郊县的农家乐,也可以发现这样的窗口,是不是很穿越呢

编辑:www.11sbc.com_www.11sbc.com-【项崭新玩】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hangc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2019全球宜居城市排名:维也纳居首美国城市排名普降 武磊:我太太不怎么看球未来和她一起学西语 许志安出轨钱小豪劝和20年前曾与郑秀文合作 Facebook推出四种方法屏蔽或阻止虚假信息及仇恨言… 手游股逆市爆升云游控股飙升18%游莱互动急涨19.3… 日本央行季度展望将显示CPI持续低于2%直至2022年… 任正非:华为对向苹果等对手出售5G芯片持开放态度 花旗:东方电气目标价升21%至6港元维持沽售评级 “你好,世界!”全球旅行摄影大赛第11期公示 美众院多个委员会向涉特朗普公司业务金融机构发传票 FacebookMessenger推出夜间模式:面向… 近200亿身家“一夜清零”光汇石油老板离任所有职务 贾跃亭降价效果不明显?乐视控股世茂?工三再度流拍 法检方排除圣母院大火恐袭因素或与翻修项目有关 大连百头斑海豹被盗进展:首批24头幸存幼崽被放生 沪江股权出质发生变更:质权人为钱洪菊出质额1.2亿 “非洲阿里巴巴”Jumia上市首日受热捧涨超70% 英国警方:逮捕阿桑奇是应美国政府引渡要求 谁是人干细胞中的“年轻化”因子? 这是中东新一轮大变局的前夜 疑廢棄車輛殘油引發大火十數輛消防人車控制火勢 阿莱格里:尤文幸运拥有C罗他有改变比赛的能力 谷峰:爱驰汽车要成为一颗恒星而不是流星 2019纽约车展:起亚HabaNiro概念车亮相 葡萄牙旅游车侧翻多名德客身亡葡总理致电默克尔 退役军人事务部:两千余万户家庭已悬挂光荣牌 打垮勇士之人在采访中居然猛夸篮网教练? 外媒:拍卖会上的4.5亿美元达芬奇名画或是赝品 周生生获摩通上调目标价及评级现涨逾2% B超单,通过孕囊形状能看出男女吗? 分众传媒:你闲着比不看广告更无聊 1图流|绝不松手!科比对艾弗森这追防什么水平 2019上海车展:汉腾全新概念车RED01首发亮相 半场-登贝莱伤退栗鹏伊哈洛皆失良机富力0-0申花 Uber招股书宣布司机答谢酬金计划:最高奖励1万美元 半赛季的嘲笑质疑!谁能想到进总决赛的是新疆 套现37亿!周鸿祎却否认与齐向东要“分家” 英国拟出台新规儿童不得在社交网络上“点赞” 父亲向14岁儿子下跪,真相看哭无数人 道恩强森庆祝女儿一岁生日铁汉手牵萌宝暖人心 首张黑洞照片面世背后:照片“冲洗”用了两年 被低估了的李嘉诚? 中信证券:隐性债务化解国开行能发挥多大作用? 36+11!洛城之王神迹不放弃比赛就没结束! 浙江龙盛子公司存在重大事故隐患浙江省将挂牌督办 互联网烟草营销未绝迹:女性与青少年被“盯上”了 孙泽洲:嫦娥五号预计今年底发射“探火”将带巡视器 郭台铭有意参选2020工业富联涨停福建自贸区异动 土耳其或修改购俄S400敌我识别系统俄美都怕泄密 梅西确认缺席周末联赛巴尔韦德:巴萨将留力曼联 张善政宣布参选2020强调“没有担任副手的打算” 百人会会长:能力、性格、情商、文化是成功必经之路 湖人赛季总结会之隆多:沃顿和教练团做的很好 《复联4》剧组圆桌访谈畅谈未来回忆过去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林志颖娇妻晒美照,桌上的豪华下午茶太抢镜了 汽车之家与北京汽车合作升级用大数据打通研发营销 2019上海车展:国产沃尔沃XC40开启预售 印度大选启动:将持续6周全国设百万个投票站 国安发布客战华夏海报:天道酬勤践踏实地砥砺前行 中信证券明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如何配合? 富士康效应仍在继续:全球每7部手机就有1部产自郑州 报喜鸟创始人去世五湖四海的浙商兄弟集体吊唁 制药厂事故致10死4年4次火灾就没“亡羊补牢”? 维权奔驰女车主拒不接受4S店道歉:避重就轻胡乱收费 Polestar2起售价29.8万元对标特斯拉 雷军发布人生第一支vlog:意外曝光办公使用戴尔电脑 禅游科技上市第三日再回吐逾6% 相差四岁不是姐妹是姑侄中国冰壶有这对奇特队友 禅游科技上市第三日再回吐逾6% 小男星晒与范冰冰合照图,感慨称“冰冰姐”快要复出了 今年已有39名“地铁色狼”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图) 2019上海车展:江铃域虎9正式亮相 人民网:主流媒体应尽快在图片版权上形成联动机制 网友开盘许志安如何解释出轨黄心颖事件 曼联vs巴萨首发:梅西苏牙vs博格巴曼联残阵出击 电子烟大流行美国或立法提升烟草购买最低年龄 白帝36+5+5刷生涯新高!吉诺比利都被他打服了 中国新闻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996拼命 暴风雨前的平静美元巨震要来了? 高額競賽獎金首屆漢餅新星徵件中 张歆艺自曝忘性大笑侃与袁弘组成“背忘路”组合 王凯任长春书记此前任吉林省委组织部长(简历) 日媒关注久保隼挑战徐灿木村翔在中国人气高 狂热女粉潜入比伯豪宅上个月曾因非法入侵被捕 华尔街大佬预言!这三只大麻股是宝,另外一只是草 \"新债王\":夏末美股将下跌2020年大选或现暴力… 2019上海车展:科大讯飞诠释下一代人机交互 喊出没有里程焦虑的口号李想的理想ONE是噱头? 撼赢视后胡定欣!CriselConsunji夺最佳新… 张娜拉·朴宝英·林秀晶仙女颜分享韩国女演员冻龄护肤法 奥迪AI:me自动驾驶概念车将于4月15日亮相 老艾侃股:折腾还是不折腾? “基因魔剪”让癌症建模更准确高效 优步上市倒计时!融资100亿美元只为等待这一天 视觉中国: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已做下线处理 被指隐瞒iPhone需求下滑苹果在美面临集体诉讼 刘强东发声:为18万个家庭负责,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普京:俄土正商议转让S-400以外的俄制武器 制动系统出问题:Lyft在美三大城市撤换共享电动单车 第15届中美电影电视节将启动颜丹晨陈红等出席 中国再添两个世界地质公园九华山沂蒙山新入选 分析:郭台铭与韩国瑜合作可为国民党赢得2020! 黑洞“真身”现身,中国科学家做出了什么贡献 俄媒:中俄CR929大飞机3段机身将亮相莫斯科航展 西安利之星再被曝:不许全款买车强买保险收押金 2019上海车展探馆:北汽绅宝智达 60岁毕福剑疑与77岁赵忠祥,共同主持央视新综艺,让人… 傅莹:人工智能变动国际格局中国应该倡导什么规则 苹果2019环境报告:减35%碳足迹利用AI提高回收… 川普欲送无证移民到\"庇护城市\"引争议,白宫称此不是… 张本智和受伤后首度亮相世乒赛欲胜中国选手夺牌 游戏机快要被消灭了索尼和任天堂的出路在哪? 以色列武器出口金额曾比中国还多:靠技术制胜 包文婧直爽感情观获赞:喜欢就逼自己说出去 刘德华手写毛笔字曝光 秀超强隐藏技能 富国银行下调净利息收入预期股价急转直下收跌2.6% 谷歌Pixel3的相机知道你何时接吻还会帮你按下快… 韩国赢得WTO上诉可继续禁止进口日本福岛海产品 中方:美俄有义务进一步大幅削减核武器 火箭旧将冲上去怒吼裁判!被扇喷血都不吹-GIF 马斯克:特斯拉将在未来12个月内生产超过50万辆汽车 甜蜜持續!冰激凌博物館在聯合廣場開咖啡店啦! 欧文20分绿军展现窒息防守艰难战胜步行者1-0 佩雷拉:我们挺过了困难时刻对球员战斗精神很满意 聪明药地下产业链:药贩子网上卖借道香港人肉带内地 《巨匠》曝\"匠情\"版片花霍建华杨幂上演竹马情缘 Twitter6月推隐藏回复功能:允许用户隐藏推文下… 2019智能手机风潮:潜望式镜头5G拉开行业竞争序幕 大奖赛苏炳添师弟百米惊险夺冠最快女中学生亮相 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4S店别拿“三包”耍流氓 阿黛尔离婚与丈夫相恋7年多有一子 致敬经典阿斯顿·马丁DBS59官图发布 阿桑奇使馆内健身画面曝光:动作古怪似与假想敌过招 视觉中国“诉”命转折点:图片版权市场从深渊到深渊 “老虎”伍兹14年后再夺冠最大赢家和最大输家是谁 视觉中国:公司正配合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彻底整改 谢鹏飞:尽快忘记失利职业球员需适应各种困难 自行车选手贵州湄潭竞速体验“速度与激情” 2019上海车展探馆:兰博基尼Huracan敞篷 视觉中国“版权卫士”的形象得名副其实 徵召初選?韓國瑜:我必須顧及高雄市民 大麻合法化成产业兴奋剂市场或将继续“上头”? 富智康升逾6%重返1元关创近7个月高位 怎么回事?高云翔工作室隐藏所有微博引网友猜测 SpaceX猎鹰重型火箭首次商业发射成功:比前代推力大 建“行宫”搞“阅兵”“直销教父”李金元要栽了? 港交所首季IPO募资达204亿港元全球也能排第二 王均金王瀚等成立上海均蕤回应:不涉均瑶主营业务 摩根大通财报超预期季度营收创历史新高盘前大涨 新华保险逆市涨逾2%创近14个月高位 体育数据领域的黑马--纳米数据 法国黄背心抗议继续马克龙政府或将调整税收政策 女冰何欣:我们不成熟缺经验已尽全力少运气 曾被乔布斯视为偶像的索尼是如何走下神坛的? 非洲最大电商Jumia受追捧:3天股价涨幅近200% 这座二线城市“踩红线”可能将停止供地 陈妍希力挺老公陈晓新片调侃:听说这个男主很撩 快讯:庄文强《无双》获金像奖最佳导演 中铝货运火车脱轨已致4死另2名失联人员仍在搜救中 狂風吹倒大樹砸出大麻屋 央妈转鹰!背后是高层对经济判断发生重大改变 欧洲金童确定离队!主帅亲承:下家巴萨拜仁2选1 吴彦祖金像奖“寻亲”合体兄弟后再会“前女友” 直击|杨元庆:联想营收创新高首次突破500亿美元 车贷金融服务费乱象调查:奔驰凯迪拉克原来都一样 2天内被绝杀4次翻盘3次掉到第4!鲁迅:心疼火箭 两成死亡案例是因为吃错饭?学者:夸大其词 被曝新恋情?秦岚机场获粉丝赠花示爱手持玫瑰人比花娇超… 措辞变了!美联储褐皮书下调部分地区经济展望 澎湃评巴黎圣母院火灾:古建筑防火是人类共同责任 涉嫌隐瞒事实苹果又吃官司连库克都成被告 美国3月新屋开工113.9万户远逊预期创近两年新低 男神的称号,不是说说而已 伊朗宣布将扩大生产考萨尔战机可参加明年阅兵式 《燃烧吧大脑》超燃国际对抗赛来袭 《趁我们还年轻》热播张云龙乔欣观星组合甜度up 2019上海车展探馆:全新国产奥迪Q3 一月市值蒸发两千亿,波音承压短期难走出空难阴影 1072天后,开拓者终于赢球,CJ可以跟她说话了 中国·广南“句町拳王”国际金腰带争霸赛即将开打 网络炒汇平台有\"坑\":百倍杠杆多家银行发风险提示 2019上海车展探馆:陆风荣耀 索帅:曼联确实赢得走运对巴萨要这么踢根本没戏 看兩黨黨內互打柯文哲:我最自由自在 传咸阳碧桂园拆迁致幼儿园教室坍塌学生被迫停课 哈佛中国论坛:无人车是解决中国城市问题的关键力量 两年亏超1亿美元李嘉诚和黄药业赴港IPO有何玄机 天灾还是人祸?世越号船难五周年,人们仍在追寻真相 瑞银预计苹果将向高通支付60亿美元和解金 合肥回应“幼儿看护点现霉变食材”:将组织体检 中国宏桥4月12日回购700万股耗资4680万港币 00后小将中超首球!接马斯切拉诺长传头槌破门 英国通胀率连续第三个月低于英国央行2%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