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kcd.com_www.88kcd.com-【丰富奖赏】:美国|寻找章莹颖的730天:她曾写下生命短暂不能平…

www.88kcd.com_www.88kcd.com-【丰富奖赏】

2019-11-15 02:58:30

字体:标准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狂风巨浪忍呕吐“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南极更是如此。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南极味儿,企鹅造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责任编辑:www.88kcd.com_www.88kcd.com-【丰富奖赏】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热贴】独家新闻!两男一女在生活小品大厮杀,血撒一地 国际田联认定\"生物学男性\"塞门娅回应\"不做小白… 2019年美国最佳CEO榜单出炉:库克和小扎连续7年登… 陈小春方发表严正声明:从未出售过广州站门票 传比特大陆将恢复IPO计划:改赴美IPO最早下半年进… 曝勇士将为KD汤神提供顶薪!但明年进季后赛难 dailynewsus-wapfilm",id:"",cType:"col “IPO即溢价退出”越来越玩不转了 名将谈萩野公介3个月空白期:不太影响奥运备战 库克:乔布斯去世时自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中国足球“假洋教练”调查:他们可能就是卖小面的 周一多伦多欢庆大游行发生枪击4人受伤 Facebook获Meesho少数股权首次投资印度初… 快讯:周大福净利同比增长12%股价走高大涨13% 抓紧看,晚了好电影就被抢光啦! 伊拉克空军基地遭迫击炮袭击美军教官或是目标 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 郭台铭:“最后”的董事长 印度对美进口产品提高关税中方:有权维护正当权益 政府系统被“黑”美国小城向黑客付60万美元赎金 贾静雯祝梧桐妹生日快乐:送你最好的礼物就是爱的陪伴 多伦多疯了!市长喊话:卡哇伊留下我愿为他辞职 刘鹤:下一阶段将把握好处置金融风险的力度和节奏 泰禾黄其森用了3个小时回应债务兑付和销售额等问题 郭台铭:“最后”的董事长 12位银行高管获刑录:最高受贿3619万2人被判死缓 易纲:G20各方应共同显示合作解决贸易摩擦的意愿 乒球香港赛中日争单打冠军林高远对阵张本智和 特斯拉证实:人力资源副总裁FeliciaMayo已离… 美国5月CPI同比增长1.8%不及预期 修杰楷回应贾静雯与前夫同框:是小孩很重要的一刻 腾讯变革职级体系明确中高干绩效:每年下调不低于5% 【乐活蒙城】就在刚刚,魁北克取消了1.6万人的移民申请… 海印股份称要投产“非洲猪瘟疫苗”引深交所十大问询 商务部公布最新直销登记名单:雅芳直销产品锐减 民调结果落后拜登川普解雇自家民调专家 美联储\"鸽\"声还在发酵美元跌破97黄金升破13… 致敬李宗伟:哪有什么败者为王只不过是热血难凉 历史上的今天:勇士4-2击败骑士一哥荣膺FMVP 王嘉尔称尊重舞台抱怨粉丝用各种水果给他起外号 蔚来汽车CEO称股价下跌“没什么大不了的” 黄奕回忆拍戏经历最黑暗时刻:父亲患癌女儿被夺 欧央行行长“鸽声”见效市场通胀预期大幅升高 无印良品的中国式败退: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赌王千金何超盈挺巨肚支持妈妈看艺术展听歌胎教 决金杨帆100-98逆转取胜张堃鹏错失极限反逆转 1003POLO获超千万规模Pre-A轮融资 DNA“条形码”瞄准生物大发现 法系车全线溃败:市占率下跌至0.63%创十年最低 日本又想在钓鱼岛挑衅?新建万吨巡逻船对抗中国海警 彭博社:我看到一个为贸易持久战做好准备的国家 售价7.98万起2019款福特福睿斯上市 骑马的汉子教你正确的撩妹姿势 500亿市值没了!蔚来汽车再次发生起火事件 得到陰莖癌難道你只能「斷根求生」了嗎? 销量|上汽乘用车5月销量5.61万辆同比下降4.2% 總是疲憊還性趣缺缺更年期「睪固酮低下」的你應該怎麼辦… Line接近获得批准在日本推出加密货币交易 中信国安旗下国安家拖欠房东房租多名租客遭驱逐 如何分辨假笑?3种科学方式帮你看穿对方的演技 烟草第一股中烟香港今日上市28名员工撑起70亿营收 盘前:美股期指走高道指期货上涨0.4% 切尔西飞翼:跟萨里去尤文?没这事!我在这挺开心 曝谢婷婷未婚生女与谢霆锋起争执曾断联数月 WTO上诉机构前主席:撼山易,撼中国难 孙宇晨与巴菲特午餐定于7月25日在旧金山举行 猛龙总裁打人事件反转铁证勇士工作人员说谎 2019年“互联网女皇”报告重磅出炉 NASA计划2020年开放国际空间站旅行费至少这个数 美国暂停在WTO对中国知识产权政策的起诉 科学家确定最具毁灭性野生动物疾病起源 上市公司高管受贿2500万:省委书记外甥抱现金行贿 实拍|Costco本周特价,囤保健品的好时机,父亲… 大S自曝被汪小菲嫌胖惹毛狂瘦身超狠堵老公嘴 鹈鹕兜售4号签有意比尔!一个夏天完成重建? 英国第一夫人是85后富千金还是来自中国的姑娘? 周末好去处和开仓优惠(2019.6.21-6.23) 如果现在发生地震了,你逃得掉吗? 吴尊撇下儿子与女儿游玩NeiNei小泡芙相聚欢乐多 杜兰特随勇士出征多伦多明天确定G5能否复出 美联储决议今晚重磅来袭金价或在重大突破的边缘 特朗普在美联储开会前喊话债市亦与联储\"唱反调\" 法国达索系统58亿美元收购美国健康护理软件公司 Facebook推稳定币Libra最先冲击的是谁? 马斯克:负面新闻多特斯拉也不愿意使用媒体付费广告进行… 科比点赞汤神返场罚球视频!曼巴精神长存 刘丽坚任国家税务总局总经济师 沃尔玛提交97项无人机专利申请连续两年高于亚马逊 科创板英文名叫STARMarketLOGO暗含红色箭… 英媒:索帅同情穆帅遭遇不哄着博格巴就得下课 场均21+8湖人弃将跳出合同本赛季仅拿900万 日韓都流行的豆腐減重法!連續吃1週可瘦5公斤 【租房小贴士】波士顿物美价廉的暑期寄存,全都在这里! 美媒:黑石狂抛10亿美金住宅房,美国房地产的寒冬真的要… 《工作室》发公告:将南太铉张才人出演部分缩减 英韩达成自贸协定欧股上涨 身如竹竿僵直彎就痛?應勤復健勿輕忽 国家拳击蓝队正式亮相叶翔击败全国冠军麦麦提 惠特尼纽维:商品加总之后需求估计仍面临多价格问题 张家辉关咏荷甜蜜结婚照被丢弃于街头垃圾堆旁 细数近年来MBTA"出轨"的瞬间 美国男子拟用枪械、自杀式炸弹和手榴弹袭击纽约时报广场 美阿拉巴马州州长签署法案性侵儿童者将被化学阉割 国外巨头在量子软件领域跑马圈地,一轮用户收割开始 一方VS天海首发:阿兰替补单亚外pk哈姆西克博阿滕 达达618战报:配送总里程超1.1亿公里上海订单最多 这世界,只有你最懂我 美经济警报拉响!大摩一项经济指标遭遇史无前例暴跌 高校设新生奖学金:省内前两万名来就读奖励10万 印度人摩托车上的商业帝国 外媒:中美经贸团队为重启接触做准备 主力资金净流入173亿元龙虎榜机构抢筹2股 孩子在公众场合喧闹,美国家长怎么处理? 梁劲生百米10.24秒创PB陆敏佳跳远百米均有佳绩 奥沙利文与球迷互动:我喜欢上海这里比赛太棒 美智库:美军打不赢中国可能还会被牵着鼻子走 追求平衡法则体验马牌全新AX6轮胎 杜兰特跟腱受伤总决赛报销!勇士GM含泪确认 魏建军北上:长城汽车再扩版图 章莹颖案嫌犯女友将作证曾配合FBI录音取证 美媒文章:美国把华为列入黑名单或激发中国创新能力 正乾金融复牌飙升47.54%换股债本金增至3900万… 汤神受伤库里球怒砸地板!瘫坐在地两眼迷茫 满足大学生消费需求“校园贷”正门如何开? 南方将出现入汛最大范围强降雨需警惕次生灾害 爭取西裔選票川普竟高喊「我愛移民」 美银美林:维持港交所买入评级目标价307港元 猛龙夺冠概率升至92%!下一场4-1的概率6成半 通用寻求免除因高田安全气囊问题进行数百万车汽车召回 詹姆斯正疯狂招募欧文!但他基本确定去篮网 美“核行动”文件被短暂公开俄媒称内容“毛骨悚然” 陈冠希骄傲晒女儿萌照Alaia手拿小汽车娇憨wink 美打压中国半导体之际这国正对全球市场虎视眈眈 特雷莎?梅最后一次出席欧盟峰会仍盼实现英国脱欧 《心动的信号2》上线宋茜杨超越分享心动感情观 土耳其总统:购俄S400导弹交易已完成下月将到货 nova5系列发布会直播 国际田联:俄罗斯田径运动员有望参加东京奥运会 北京奥体千人起舞王均出席和香港赛马会签约 “星辰系列”口红卷土再来TomFord又来喊你买唇… 美国大爷大妈炒房忙去年投资性购房占比创20年新高 谷歌CEO致信给公司LGBTQ职工:会认真研究骚扰政策 友臣肉松饼、小白心里软、良品铺子、上好佳都在这里了!… 柳传志进军证券业!联手拉卡拉等发起设立联信证券 突发!纽约曼哈顿直升机雨中坠毁摩天大厦楼顶,多人伤亡 用愛傾聽 陪伴安寧者最後旅程 重口!慎点!球迷把背后长满的汗毛剔出猛龙logo 周杰伦与姚明聚餐调皮发问:知道为何坐着拍照吗 特朗普公布新方案:上千万人将获高质量医保 与任正非对话的乔治·吉尔德是谁? 张家辉关咏荷婚纱照被当垃圾仍?经纪人称是旧广告 滴滴遇到新对手:腾讯与广汽支持网约车平台将上线 AT&T宣布取消三星折叠手机GalaxyFold预购… 多多和吕思清儿子四手联弹黄磊自豪分享:棒棒哒 海信家电现升5.27%中金建议逢低吸纳家电 永濑廉女装引热议国宝级帅哥未来可期 要去纽约吗?莱昂纳德买搬家纸箱被网友拍到 沈大成蛋黄肉松青团又回来了!这次你能抢到吗? 杜兰特跟腱受伤总决赛报销!勇士GM含泪确认 墨西哥:大批中美洲移民“翻山越岭”向美国进发 美国求职网站公布加薪幅度最高10大工作,你上榜了吗? 亚洲卫星停牌涉发出收购及合并守则下内幕消息 5月缴纳个税突然比前几个月多了?一个案例看明原因 将于6月18日上市全新一代上汽大众Polo消息 利之星渭南分公司:保密协议不存在掩盖产品质量问题 比伯“约架”汤姆克鲁斯参加格斗:不敢接受,就是怕了 美墨磋商关税问题之际墨西哥:将派兵阻挡移民潮 5月份上市车企、自主品牌销量集体下滑,法系车最惨 没吃过这66样,别说你是湾区人 欧文绿军球衣开始半价清仓!离队已成定局? 硅谷巨头游说支出大幅上涨谷歌去年花了2170万美元 公布降息信号美联储表面按兵不动内心\"波涛汹涌\" 前黑鷹直升機飛行員美陸軍誕生首位女師長 向美企征收超10亿美元专利费华为又被外媒围观了 苦!上港连胜纪录毁恒大手里刚攒起的冠军相碎了 状态好的阿扎尔强过梅西C罗?利物浦大将这么看 当年被TT绿掉现在为满足TT控制欲竟一直单身 5月就业增长大幅放缓美联储或被迫紧急降息 日媒:这一领域全球进入中日韩主导时代 1亿转发幕后推手被查这茬粉丝被“收割”得太狠了 贝莱德:欧央行施压美联储或使其更早推出降息举措 中国为何不会重蹈日本覆辙?外媒给出了答案 马云:数字时代是最大机遇最大风险是错失机会的风险 持续关店未止“老年”班尼路加码童装业务自救 Stadia负责人消除网友担忧:谷歌为平台进行大量投入 普京:美国打压华为被称作数字时代首场科技战争 来纽约有哪些"坑"需要注意?城市生… 歌迷旷工看演唱会被罚款李荣浩:这200块钱算我的 澎湃质疑恒大受伤国脚首发:足协应解释公信力受损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暂停营业远离好莱坞 鲁能球员预备队联赛推击对手头部禁赛5场罚款5万 法贝尔:目前是复出黄金机会期待与塞胡多对决 乐视网:公司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张巍申请辞职 国内首例特高压电力5G应用落地安徽宣城 今夜至明天雷阵雨给北京“退烧”明天气温25℃ “被百万悬赏的嫌犯”:我可以自首但有三个条件 7只幼猴在美研究机构中毒死亡致命性实验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