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nsb.com_www.88nsb.com-【产业链资】

来源:原创社-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苏粤篮球的这14年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4-22 03:04:17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用“共享经济”助力建设“制造强国”#标题分割#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这就要求对我国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推动其向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并探索一切可能有益于转型升级的先进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方兴未艾,这些技术能够为传统制造业赋能,而共享经济则能触及制造业部分环节“成本高、效率低”的痛点,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减负。制造业的整个生产服务链条是一个体系,通常包括设计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生产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其中,不少环节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实现赋能。一是原料采购环节的共享。制造业的原料采购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的原料仅指最终工业制成品的物理构成,这种原料无法共享,但广义的原料还包括在制造过程中起加工等作用的诸多机器设备。这些机器通常单体价值高,社会整体使用需求量大但个体并非每日无间断使用。例如叉车,其在物流系统中作用显著,广泛应用于车站、港口、机场、工厂等各个场景。但有的企业存在季节性、阶段性或短期生产量大而需增加叉车的情况,如果购买叉车,需要承担采购、维护、能耗、人工等多种隐性和显性成本。此时,可以设想在特定范围的场景内,如同一个工业园区内,所有企业不必都购买叉车,而是酌情采用共享叉车,就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成本“减负”。因此,制造机器设备有推广“共享”的潜力。二是仓储运输环节的共享。仓储及运输是制造业链条的重要环节。自建仓储和运输都要负担极高的成本,二者都要定期投入不菲的人力和物力。其中,自建仓储需要土地,除了经济成本,还需要政府的批准。同时,还需要保持较低的空仓率,这就要衔接好企业的采购、制造、批发零售各环节,极大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性。运输则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需要建立配套完整的司机、维修人员队伍,面临资产不断耗损的客观现实,更要担负交通事故等难以避免的经验风险。因此,如果把仓储运输环节剥离“自建”的轨道,部分企业将已有且成熟的仓储运输体系共享给其他企业,是获取额外收益、降低制造业社会整体成本的有益尝试。三是制造环节的共享。生产制造是制造业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生产制造环节不再是每个制造企业必备的环节。制造产能同样可以“共享”。需要注意的是,制造环节的共享与专门经营制造环节二者不能打等号。例如,富士康是典型的代工工厂,承接了苹果、魅族、部分小米手机的制造环节。但富士康本身不是一家手机企业,不卖手机。因此,代工模式从社会效益的角度出发,确实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但不是典型的制造环节共享。假如富士康自己生产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在淡季主动用自己的生产线帮助苹果、小米等生产手机,则它就是一家共享工厂。四是批发零售等环节的共享(服务平台的共享)。传统上,制造业企业完成了设计、制造等环节,仍需批发、零售等“临门一脚”。随着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服务型制造。不少实力强劲的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自己的销售、行销队伍,形成了稳固的服务渠道,即服务平台。这些耗费企业巨大精力和金钱建立的服务平台,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与主体企业业务无竞争关系的其他企业。特别是可以帮助不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度过最艰难的“草创期”。我国制造业产能领域的“共享”已经初具规模,未来仍有极大潜力。但并非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适宜“共享”,设计研发、狭义的原料采购和订单处理三个环节都是偏向于“一次性”。现阶段,制造业可以“共享”的环节主要集中于部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制造、批发和零售等环节,且已经有成功的实例佐证。此外,制造业和“共享经济”的融合并不一定需要中介,但“点对点”的方式并不能保证融合的效果,影响融合效果的关键是供给和需求对接的一致性、迅捷性。为了使供需的对接更为优化,职业化、专门性的平台必然出现。因此,高效、专业的互联网平台将会是制造业与“共享经济”深度融合的关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王夙)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编辑:www.88nsb.com_www.88nsb.com-【产业链资】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hangce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高盛和小摩称这次收益率曲线倒挂预示股市走势良好 均瑶集团总裁王均豪:百年老店是初心 《铜鼓密码》地域风格浓郁在乱世中守护国宝 明明:猪通胀不是货币政策掣肘工业通缩更值得关注 华为阎力大:去年企业BG收入近110亿美元年增长40… 常林抬肘吃违体!于德豪掩面倒地鼻子出血 增体重让傅园慧增强信心相信自己还有更高水平 日本2月失业率降至2.3%职位空缺率维持历史高位 《声临》举行看片会现场配音秀展现两代声音力量 惠英红腿长41寸没人信金像奖战衣不走性感路线 盧秀燕:九二共識是促成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基石 柔似蜜康斗失火85歲華裔老人喪生 武磊:语言不是大的障碍好球员之间用足球交流 巴博萨:已准备好与加瑟基开战暂不考虑争冠问题 想买金子没地放?试试黄金ETF吧 迪生创建3月25日回购9万股耗资38万港币 央行要求排查Ⅱ、Ⅲ类开户系统风险4月20日前报结果 新州娱乐大麻合法化投票势在必行但结果仍不明朗 鲜为人知的事实:好莱坞比美国能源业更能创造就业! 英央行:维持利率不变更多公司触发应对脱欧紧急计划 阿娇再次否认怀孕扬言要努力减肥不想再被人误会 中炬高新实控人变更为姚振华 不到半年2起空难埃航空难原因疑与狮航空难一样 山东应急厅督查:德州涉硝基化合物企业已两家停产 印尼鹰航与波音接近解决737MAX飞机订单问题 如何识别政治上的“两面人”?这份鉴别指南收好 外媒“揭秘”中国称霸举坛秘诀后备人才惹人羡 泰国大选前夕各党总理候选人在曼谷展开拉票战 PayPal副总裁纳什: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令人印象深刻 江苏盐城千余警力星夜驰援响水转移9000余名群众 这个奇葩国家怎么总在货币危机的“路上”? HappyPlace-LA超網紅的快閃博物館空降… 工行18年归母净利增4%至2976.8亿元不良贷款率… 十年前乔布斯试图颠覆电视行业如今苹果终于出手了 被盗大墓入选2018十大考古新发现专家:非常痛心 中国自主研发系统提前预警甘肃黄土滑坡无人伤亡 美媒:中国投资者做的这件事正助力希腊经济复苏 奥预赛-张玉宁胡靖航合造六球国奥8-0血洗菲律宾 张钧甯曝陈意涵带儿子超随性有意今年去冻卵 东航官网“销售”南航机票航司抱团再战OTA? 博鳌嘉宾共议“一带一路”:鼓励各国私人资本参与 苹果CEO将在高通的庭审中作证词 大和:招商银行目标价升至42元维持买入评级 马龙回归战卡塔尔赛世乒赛国乒有了“双保险” 远大集团董事长:房子不能成为我们的财富 中国融保金融集团暴跌近80%后停牌部分股票遭强平 福建只抵抗两节!一波18-0背后是多少年的积淀 最糟糕情况出现!这个周末发生了两件意味深长的大事 富力成了“债王”:酒店不赚钱负债高达3000亿 VIPKID米雯娟亮相博鳌:在线教育成教育普惠助推器 韩国瑜强烈支持“九二共识”深圳高雄签2亿订单 张本效应!日本小学生最想看的奥运比赛乒乓球第5 比伯否认与海莉结婚报复赛琳娜:我深爱我的妻子 SpaceX或于下周发射新一代重型猎鹰火箭 威胁将封锁美墨边境特朗普:我不是说着玩的 猎聘2018年全年收益12.25亿元同比增长48.6… 武磊已返回西班牙恢复训练专心准备德比战巴萨 华为在2018年获无条件政府补助近9.69亿元 Airbnb迎来第5亿位住客最早今年进行IPO 俄媒:在航空运输行业中国很快会将美国挤下第一宝座 国泰君安证券:人口拐点还有九年消费拐点还有多久? 战斗民族的\"安全通牒\":俄已冻结波音737MAX采… 谷歌脸书亚马逊日子难过IMF呼吁对跨国大型科企加税 郭台铭亲自卖番石榴富士康迈出农业互联网第一步? 爱和面包怎么选? 威少三双乔治28分雷霆复仇猛龙仍排西部第五 特朗普政府“变卦”支持彻底取消奥巴马健保 如果杜兰特今夏离开勇士,那么将会发生…… 全美最貴的20所大學,10年內,你的學費能回本嗎? 腾讯张军解释朋友圈被折叠原因:鼓励即兴原创 快船又背后踢湖人一脚!送绿军换浓眉终极筹码 张瑞敏谈3D打印:没有3D打印组织就没有3D打印经济 郑俊英被曝聊天室成员共14人威胁贬低女性是常态 三泰控股内斗背后:资本运作频繁实控人退出\"董监高\… 南加今下雨氣溫大幅下降 李玟发文悼念去世小粉丝:你会永远在我心中 希丁克:这是一场令人信服的比赛末轮会更艰难 梅西周三伤愈回归训练德比战将与武磊同场竞技 恒大健康CEO:新能源汽车天津基地拟于6月全面投产 特朗普最近真是厉害了……又拿下一场“重大胜利” 何愁何怨!巴特勒被唐斯撞伤腰 球迷依然狂嘘 王维嘉:神经网络的本质是在数据里面提取相关性 德银:中外运目标价降至5.6元重申买入评级 苹果2019春季发布会:库克船长为航母寻找新方向 韩军误射1枚造价890万元导弹系维修工忘记拔线所致 聚划算升级后将加速渗透下沉市场今年有三大目标 首款一亿像素手机有望于2020年发布 手滑点赞疑情变?向佐晒与郭碧婷同游合照:好着呢 又一个国家崩盘了土耳其股市汇市暴跌对A股影响如何 这个庞大的“经济圈”如何影响中国与世界? IDC:2023年中国VR头显设备出货量将突破1050… 郑俊英拘留所看漫画打发时间网友称毫无反省之心 驻阿美军10天内再遭袭击报复空袭又致14名平民死亡 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探索在欧洲组建合资企业 自动投案的女厅官政治面貌较罕见 老虎证券巫天华:五年九轮融资互联网券商的一路狂奔 洛阳钼业年度归母净利大增70%至46亿元每股派0.1… 郑嘉颖自曝儿子脾气像自己:你叫他往东他就去西 直击盐城爆炸事故救援深夜献血的民众仍排着长队 捷豹J-PACE或将2021年上市定位旗舰SUV 3月25日下午北京阵风七级多区发布大风蓝色预警 掌聚互动CEO李鹏逝世享年45岁 亮相舊金山,你們想要的機器人漢堡測評來了! 归化球员本轮迎中超首秀侯永永赛前腹泻缺席训练 普益财富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募集资金2575万美元 太古地产升近2%破顶兼收复十天线 小黄狗实控人自首易事特1.5亿投资30亿承诺订单悬了 借助华为他们终于出了对美国的怨气 里昂:华润电力目标价降至16.1元维持买入评级 全球经济放缓美国或陷入衰退黄金需求或再次增加 腾讯高管解读财报:部分网剧延迟上线冲击广告营收 传软银和亚马逊拟投印度一共享汽车平台:金额1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淡化周五新兴市场大跌影响并继续看多 一图看懂LyftIPO:抢先Uber成全球网约车第一股 《东宫》大结局阿娇为小枫打call:演的好拍的美 Gucci魔术贴圆头凉鞋涉嫌抄袭对方用一张黑狗照回应 戴帽表演有原因!王嘉尔哭诉:不想被叫综艺咖 新能源汽车“断奶记” 社保缴费基数将调低低收入者到手工资有望增加 粉丝加起来比美国总人口还多的卡戴珊们是怎样影响时尚圈的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广汽本田推出购车大礼 恒大在新能源车上投入近90亿首款车6月投产 孙一文:女重实力不如以前新浪杯培养选手自信 UFConESPN2前瞻:巴博萨VS加瑟基站立火… 国际奥委会批准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辞去委员职务 “女性买房猛增”揭露:成年人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给 图片分享网站Pinterest申请IPO去年营收7.… 最糟糕情况正出现这周末发生两件意味深长的大事 为什么说苹果还做不好内容服务? 响水三天三夜:妻子光着脚把丈夫从砖堆里刨出来 美银美林:蒙牛乳业目标价升至31.5元维持买入评级 第九城市股价暴涨近100%砸6亿与FF在华成立合资公… 瑞银:中国财险目标价升至12元维持买入评级 25岁肌肉巨兽块头不可思议曾3周增重30磅 前方-詹姆斯冷脸裤子苦笑输球后沃顿摘领带 霹雳舞进2024年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支持该提议 特斯拉将ModelY售价上调1000美元 切尔西请求阿扎尔别走!学学格子可怜可怜我们 沃尔沃通过第二次发行债券筹集6亿欧元 稀有威士忌回报率近6倍!炒币、炒艺术品都不如它 吴晓求:中国金融开放最艰难是标志性的 郑俊英被曝聊天室成员共14人威胁贬低女性是常态 9中2!4犯!臣妾真顶不动啊考神罚下就变狼王 美媒:美国经济表现弱于预期2019年增长势头乏力 工信部拟撤销72款免征车辆购置税新能源汽车车型 中远海运港口飙逾1成去年经调整利润大增约43% 社保缴费基数将调低低收入者到手工资有望增加 网友偶遇baby与妈妈带娃出游小海绵一旁兴奋玩耍 中国台北奥运冠军涉药禁赛撞脸陈奕迅之人也中招 理财子公司抢人大战一触即发华夏银行对外招兵买马 新兵王亮相东部战区海军举行高级士官晋衔仪式 美国杨毅说湖人会选泰伦卢!基德不适合詹皇 4种瑜伽姿势改善身心健康! 中移动已提交5G商用牌照申请运营商5G投资都很谨慎 湖南高速一旅游大巴起火致26死28伤伤者病情好转 社保缴费基数将调低低收入者到手工资有望增加 加息过度?美联储乐观接受经济放缓现实 美债收益率大溃败还在继续花旗指出是市场出了问题 俄罗斯驻希腊雅典领事馆遭手榴弹袭击 文娱基金退场潮:“未来2到3年文娱基金会死掉90%” 都是脱欧惹的祸?伦敦一季度房价创十年最大跌幅! 黄秋生饰瘫痪人士传神源自亲身经历母亲曾坐轮椅 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出征土耳其董炯任教练 当男人愿意给你这三样东西时,说明他爱你到骨子里了! 德银:中外运目标价降至5.6元重申买入评级 斯波教练:我仍然在劝说韦德,让他再打一年 水谷隼透露惊人消息:过去一年眼睛渐渐看不清球 杨幂爸爸曝女儿中考礼物是自行车:她说要酷酷的 内地民企香港上市潮:存破发可能还争先上市图什么?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患肾盂肾炎已入院接受治疗 新田真剑佑成幻冬舍文库2019年度代言人(图) 西部第四大将至少再休一周火箭的第三稳了? 延期脱欧给欧盟峰会出难题欧盟警告:会带来严重风险 詹姆斯打出了MVP级别的赛季!这是亲媳妇说的 调查-您认为恒大对韦世豪的处罚合理吗重了轻了? 魔术五连胜距热火1胜场西帝缺阵76人21分惨败 广汽曾庆洪:大家到工厂去看汽车行业已被数字化颠覆 中国台球史上最重罚单!于德陆被终身禁赛 业绩喜忧参半房企三甲各有一本难念的经 发改委:4月1日起调整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 索尼大幅收缩智能手机业务规模 2019年4月排期,EB-2、F1、F2B、F4继续给… 淘宝直播将培育10个亿级线下市场,200个亿级直播间 哈登正式超越名宿麦迪,但MVP是他,李真香! WTI原油期货第一季度大涨32%创10年来最大季度涨… 那些留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后来怎么样了? 强对流天气预警5省区将现8-10级雷暴大风冰雹 新车货架|消费升级的证明超/豪华SUV细分市场已成必… 长飞光纤逆市涨逾4%惟本月累挫近22.54%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不惧怕滴滴顺风车再上线 剑桥大学校长访问北京大学双方将加强校际合作 加拿大遭绑架中国留学生被找到中领馆将跟踪进展 暴力小生来袭奥迪SQ2官图静态解析 纽元受创后如何交易?投行:等待反弹至0.6850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