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

来源:河北涿鹿:共发现14份疑似虚假出生证明被销往九省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5 03:02:38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她将这份细致认真融入到农普工作中#标题分割#  虽然和数字打了近20年交道,但嘉兴科技城(大桥镇)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局统计科科长忻玲接触农业普查工作却还是头一回。2016年,忻玲正式投身嘉兴科技城(大桥镇)农业普查工作热潮,成为了一名农普指导员。  忻玲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在城市里,虽然在镇里工作,但对具体的农村生活还比较陌生。在开展工作前,忻玲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实地了解自己负责的村的情况以及相关农户的生活日常,做好充分“预习工作”。  作为大桥镇农普“大军”中的一员,忻玲负责4个村,共8000多户农户。当时,大桥镇给忻玲安排了4名大学生作为实习调查员采集信息。“一开始,这些孩子从学生到农普工作人员的身份转换还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忻玲说,在自己积极“充电”的基础上,她还给实习生们进行了“入职培训”。  从表格制作到小区绘图,从待人接物到遇事处理,忻玲对4个大学生进行了耐心指导,同时,她还通过观察每个实习生的做事方式和个性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中肯的改进建议,引导实习生们从平日工作中的点滴总结经验,改善工作。  在忻玲的悉心指导下,4名实习生都慢慢能够从容应对与村里普查员的接洽交流,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地完成表格和文书工作。虽然普查的户数多,任务重,但忻玲和4名实习生组成的农普“小分队”却工作得十分高效。  “2016年8月,我们进行了首次摸底,9月份进行了再次摸底,到了2017年1月,则进入了正式的上门普查阶段,这也是整个农普的攻坚阶段。”忻玲回忆说,那时候,为了抓进度、保质量地完成任务,“小分队”的工作气氛有些焦躁,作为指导员,她常常为整个团队鼓劲。  “由于农户们对农普工作不了解,吃‘闭门羹’、碰‘硬钉子’的情况都是家常便饭。”忻玲说,有的农户不仅拒绝普查,态度还很蛮横强硬。作为指导员,忻玲常常鼓励实习生们不打“退堂鼓”,同时,她以身作则,“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农户进行登门造访,获得最真实的数据资料。  同时,对后期数据不实的,忻玲也会一丝不苟地再次上门重问、复核,并以此机会为农户们认真解释农普的深远意义及普查对象的权益保护等,用真诚和耐心消除农户对普查工作的误会和疑虑。  经过细致耐心的工作,忻玲带领的“小分队”优质地完成了他们所负责的农普工作。“不管是做财务工作或是农普工作,我们都应该保持初心,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准确高效地做好每个环节。”忻玲说。

编辑: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iaozhu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空军开放日“胖妞”运-20东北首飞(图) 传立张宁:做下沉市场沟通渠道要打破传统概念 千余公司本周密集披露这些股此前大幅预增 乳制品质量安全水平稳步提升抽检不合格率降至0.3% 中国平安:前三季度净利润1295.67亿元同比增63.2% 势赢交易10月16日热点品种技术分析 美学者:美向香港示威者发出“错误的支持”信号 叙总统:将反抗土耳其公然侵略 专家称我国5G商用未来仍需突破不少难点 政策“组合拳”发力险资权益投资比例料上台阶 这只博时主题基金分红15亿暗含A股后市走势? 诚迈科技:公司未直接参与鸿蒙核心技术的研发 重回中国的Palm,道阻且长 负债上百亿的贾跃亭若再次贩卖梦想你还为他买单吗 银保监会:前三季度实体经济人民币贷款增13.9万亿 野村:华润燃气目标价上调至42.9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最高法:旗帜鲜明鼓励公民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 陈光明旗下爆款基金重仓股:新进大族激光、千方科技 土耳其动武触动各方神经停火协议难解叙利亚乱局 中国选手斩获武汉军运会跳水项目首金 烤鸭第一股业绩不振全聚德净利预同比下滑超四成 十三届人大十四次会议通过密码法2020年起实行 1.76亿股配售协议惹祸?中金公司H股放量大跌近5% HTC推出入门级区块链手机配备400G内存卡储存区块链 发批评文章的女教师李田田:课程减半外出需汇报 新华社:英欧“脱欧”新协议通过前景不容乐观 国家发改委回应前三季度经济增速:发展质量持续提升 农业农村部:前8月农产品进出口总额达到10462.4亿元 利空出尽连粕能否大涨? 致癌风波频频,强生公司消费品板块受诉讼拖累 新华微评:为袁隆平点赞向奋斗者致敬! 蔚来李斌:自动驾驶催生的新产业可能是每年1万亿美金 西点军校亚裔学生确认死亡曾透露自杀想法 人民日报:莫以“法治”之名践踏香港法治 库尔德人武装发布疑似击毁土耳其豹2A4坦克视频 詹姆斯就莫雷事件发声后果然被围攻了 锐明股份财务数据前后矛盾对外投资“失败” 期市午评:原油重挫逾4%沪镍大跌逾3% JDI称可获苹果等客户尽早付款以维持资金周转 媒体:世界首款可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药物有望量产 汇桔集团完成由创业黑马领投的13-16亿元战投融资 民政部:第三季度批复安徽广德等7地撤县设市 宇新股份IPO:应收账款猛增大客户工商资料无迹可寻 融创涨逾2%拟提供员工买楼优惠加快达成全年目标 奇牛国际:经济放缓拖累美联储后市或将继续降息 这对比利时夫妇看到湖南张家界美景后激动哭了 试点一年保费收入1.5亿税延型养老保险路在何方? 媒体:2020要赢蔡英文韩国瑜怎能靠单打独斗? 10月18日四大证券报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 日本9月出口下降5.2%连降10个月 精神分裂男子公交进站瞬间将老人踹下站台获刑 深圳银保监局换帅银保监会创新部主任李文红任局长 使用问题地图后迪奥上海秀场放起《我和我的祖国》 张朝阳再谈5G辐射:认知已刷新5G没问题 邮储银行本周上会:或融资314亿六大行A股配齐在望 国资划转提速助力社保基金可持续发展 飞鹤冲刺港股IPO年内150亿销售目标恐难达成 丹化科技重组失败曝光万方“棋局” 蔚来总裁:每月靠卖车也可收入近十亿元肯定死不了 股价上蹿下跳*ST盐湖暂停上市风险隐现 白酒消费税若后移征收影响几何? 前三季度上海新增个人住房贷款826亿同比多增365亿 就NBA风波首度发声后詹姆斯又接连解释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美国不会出现负利率 军乐团又出新曲!配着各国军人步伐惊艳了世界 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微博致歉:我们非常自责 未来15年5G将使全球GDP增加7% 华为:不含美国元器件的5G模块产品已向全球发货 林郑月娥推大招:购房首付低至1成地产股闻声大涨 美国五角大楼:美国没有就部署中程导弹做出决定 买买买出当代系深挖隐形富豪背后的千亿资本帝国 宁德时代IPO后并没有平步青云:Q3净利润最大或降20% 政策力挺养猪产业链饲料添加剂生物素大提价 懒人剪辑为什么越来越流行? 差6米就被海水吞没720吨重丹麦灯塔从岸边撤离 平安银行“原民生系”高管再遭立案调查 山东黄金1.64亿限售股解禁上市定增股东收益超2倍 德国5G网络将确认不排除使用华为设备 10月24日央行开展600亿元逆回购操作 百亿解禁致天风证券连续两跌停投资者真的无计可施? 俄科学和高等教育部部长:中国已成世界科技强国 外汇局副局长:将鼓励境外投资者参与科创板 国台办评韩国瑜两岸白皮书:台湾前途在国家统一 国资亮出最新“家底”行政事业性国资首“报账” 一个月内91岁的朱镕基第二次给他们写信(图) 王晓初:中国联通手机流量平均资费五年降幅超95% 美国在建建筑倒塌仍有两名死者被埋起重机被炸 9月零售数据负增长美联储降息概率升至91.4% 伊朗石油部长:美制裁未能遏制本国石油工业发展 人民时评:网红经济诚信方有未来 约翰逊与欧盟达成脱欧新协议在野党一片拒绝声 日本出口连续10个月下滑受全球贸易环境恶化影响 中国能建前三季新签合同额3579.52亿元同比增超一成 快讯:港股恒指高开0.33%吉利汽车涨2.49%领涨蓝筹 国寿安保阚磊:摊余成本债基考验管理者资产配置能力 日本小车撞入咖啡馆致9伤75岁肇事者被当场逮捕 河北54名学生疑食物中毒官方:大部分已出院 女生参加校运会不幸死亡当地:正积极协助善后 又一新进展华为助力葡萄牙第一个5G网络落地 董明珠:格力油烟机6年不用清洗梦想是70亿人用格力 广发策略:港股仍处于修复期看好香港中资股投资机会 细数12家跌落神坛的硅谷公司有哪些共同的“硬伤”? 中联部原副部长:一带一路为世界贡献新理念 智利地铁票涨价引发骚乱多地进入紧急状态 世行报告采信京沪36项改革政策 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仍降全年将与去年持平或小降 中国家庭债务状况扫描:借的钱大部分还是买房子了 乱象已久51信用卡被查风波与背后的催收江湖 常春藤星星计划之家长成长论坛举办专家亲赴鹤岗 21批次燃气灶被检出不合格松下厨卫、欧普等上榜 王春英: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将适时推广至全国 最硬核约会攻略火了网友:可惜卡在了第二步 中金:华油能源维持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1港元 特朗普庆贺达成临时停火协议土总统回复却直言不讳 深圳电子烟工厂的十字路口:从安逸十年到与资本赌博 新华社快评:迷失的“脱欧”迷惘的民主 易烊千玺郑爽仿制语音包陪你谈恋爱?警方:别被骗 涉嫌侮辱“慰安妇”优衣库在韩停播一则广告 约翰逊脱欧快速通过时间表被否决推迟脱欧几成定局 央视财经频道全新改版走进新时代 记者手记:沿“互联网之光”,体验智慧乌镇 股海导航10月21日沪深股市公告提示 人民日报:中国有1700万盲人盲道不少却名存实亡 北京快递从业人员将可评职称最高为 职业“撸货大军”在行动 李安的高帧“杀手锏”:一部电影带来的产业进化 支付宝回应伪信用租赁高利贷:配合公安机关严厉打击 专家谈国土空间规划:既要强调统一性也要体现多样性 许久未见的警察父子执勤偶遇一转身父亲眼眶红了 三成居民预期下季度房价上涨!买不买永远是个问题 同洲电子: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证监会对公司立案调查 杀人犯想自首台当局却不“收”蔡英文打得啥算盘 房企9月融资环比增四成10月债券到期规模升45.9% 尚品宅配净利预超3亿抢占下沉市场加盟店净增168家 财政部规范国有金融资本产权登记管理 外交部记者会上华春莹火力全开这个回怼太赞了 哈尔滨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被双开:昏懒庸贪 疑马铭泽小号带李国庆话题搞抽奖:开始宣传早晚读书 国务院常务会议:今年全年减税降费总额将超过2万亿 美媒文章: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态势良好 天龙光电:不存在应披而未披露事项或处筹划阶段事项 教师骗23家公司缴实习保证金千万用于挥霍和赌博 湖南取缔辖内网贷机构业务 OPPOReno2Z配置曝光前置升降摄像头 理想汽车不“理想” 2018年中国海洋经济总量达83415亿元 排名前10绩优基金三季度持仓有哪些变化? 今年我国餐饮规模预计破4.6万亿比1978年增超800倍 初步建成泛在电力物联网国网欲 国家统计局:房地产投资和房价较平稳销售略有下降 13岁行凶男孩不担刑责律师专家:遏制邪恶需刑罚 华为前三季度销售收入6108亿智能手机出货1.85亿部 午评:沪指跌0.59%创业板指冲高回落 熊琨:人工智能技术对于企业客户有一个教育过程 银保监会密集调研酝酿财险业2020及未来3年工作思路 乘客手机被窃海口公交司机下车霸气夺回 麦当劳:中国内地餐厅已超3200家将与迪士尼合作 黄金触及逾两周高位美国宏观面遭遇新的“滑铁卢” 最高法:旗帜鲜明鼓励公民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 俄联邦通信局局长:在互联网的机会和挑战间找平衡 蔚来汽车李斌:三季度销量很不错但最近自己压力很大 好好的年轻人去什么银行!(多图) 江西加大力度打造“VR应用高地”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称台风损失“还好”安倍回应 达华智能:大幅上修业绩预期前三季净利2.8亿-3.2亿 邵京平:目前京东营销360基于4A模型的体系已经成熟 前9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10.5%增速与1至8月持平 协鑫集成三季度净亏0.5亿元下一步考虑适度扩产 印尼总统许愿2045年成第5大经济体学者:并非幻想 新西兰海军允许男士兵化妆:可涂指甲油戴假睫毛 受大雾影响首都机场航班积压大兴机场流量正常 统计局:前三季度工业利润同比下降2.1%降幅逐季收窄 风口上的ETC:1.8亿客源大战银行“倒贴”图什么 CBA明年每队最多可注册4名外援实行4节4人次 三成中国居民预期下季度房价上涨 iLife推出超迷你PC:立方造型,搭载赛扬N4100 金刻羽:维持孤立主义心态只能降低自己的影响力 龙虎榜全解析:游资坚决做多前十大营业部爆买7.92亿 小米的“焦虑”:浪潮褪去小米是否在“裸泳”? 商务部: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有六项重点任务 正商集团子公司兴业物联向港交所递表中泰国际保荐 网友评俞渝开撕李国庆:编剧都编不出来的精彩瓜 魏凤和:老祖宗留下来的土地我们一寸也不能丢 国内原油期货涨0.27%非欧佩克产油国超额履行义务 个人破产话题引热议如何规避老赖逃债 养老护理员新国标出台学历放宽至“无学历要求” 新京报% 锐明股份财务数据前后矛盾对外投资“失败” 2000亿MLF终结九连歇为后期货币政策操作打开空间 不敌中国本土国货美国品牌正失去中国消费者 外媒:美联储或设立回购机制料在半年后到位 中兴两款手机即将来临三摄新机Blade20明天发布 天津最大物业公司混改成功竞价111轮溢价1亿元 四天三地辟谣“放松限购”微妙信号搅动楼市 较高点蒸发338亿无锡银行加入破净队列被迫稳定股价 商务部:前三季度我国新设立外资企业逾3万家 国产民用客机ARJ21开通首条国际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