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77psb.com_www.77psb.com-【与各国玩】

来源:4月1日起铁路货运降价降费预计每年让利约60亿元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6-20 13:49:49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石河子:高擎军垦文化大旗#标题分割#【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光明日报记者王瑟76岁的李润梅老人一大早就来到新建石河子市军垦文化广场,她老远就看到了杨英武老人,两人见面顾不上寒暄,立即开始了一天最主要的工作——练唱豫剧。到了傍晚,石河子军垦文化广场人山人海,跳舞、唱戏、写书法、下棋,人们都把这里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里产生了《军垦战歌》《军队的女儿》等一大批影响全国的文学艺术作品,让军垦文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影响了一大批热血青年投身军垦事业。这些军垦文化基因一直延续着,并在今天发扬光大。书香之城的魅力“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16年,他把诗歌的种子种在这里。”艾青诗歌馆馆长朱桦介绍。1998年11月,艾青诗歌馆在石河子正式开馆,以艾青诗歌的展示、学习和交流为载体,成为全国诗歌爱好者向往的地方。诗刊《绿风》的办公室就在二楼,诗刊社长兼主编彭惊宇拿出刚刚出版的诗刊说:“我们是双月刊,走的是精品办刊方针,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数都数不清,仅去年我们举办的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就吸引全国5400多人参与,最终24人获奖。从中可以看出,《绿风》诗刊在全国的影响。”从20世纪艾青在石河子播下“诗歌的火种”,到我国著名诗人杨牧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主持创办《绿风》诗刊,石河子就成为人们心中的诗城。如今石河子市文联作家协会里专门有诗歌协会,正式会员就有100多位。诗歌创作的发展,带动了诗歌朗诵发展,仅石河子市诗歌朗诵艺术学会现在就有1万多名会员。而遍布城市的中小学诗歌朗诵协会,会员就达上万人。2017年,石河子市被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说起石河子诗歌的基因,副市长乐旸感慨地说:“石河子拥有独特的军垦文化,与诗歌有着深厚的渊源。建设之初,王震、张仲瀚就写下了‘草原秋风黄,凯歌进新疆’‘十万雄师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的诗句,为石河子烙下了革命浪漫主义诗魂。之后,又涌现出艾青、杨牧、杨树、石河等一大批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诗人。近年来,石河子已形成个人热情参与、社会团体积极组织、政府有力推动的诗歌创作良好态势,老、中、青诗人呈阶梯分布。近5年共出版诗集40余部,每年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发表诗歌1000首左右,居西北五省区各城市之首。诗歌早就成为石河子最亮的一张名片,诗情、诗意、诗韵早已融入石河子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处,更多的人在读诗、写诗、爱诗。”相距不远的石河子市图书馆已在全市设立了14个分馆,这里可以借阅到各类图书,举办多种阅读会,更成为外地游客来石河子的首选地。“如果问我,石河子除了美景美食,还有什么最让我留恋,我觉得就是石河子图书馆。这里不仅藏书丰富,到处飘散着书香气息,还可以在这里聆听本土作家的讲座,通过讲座感悟背后的故事,可以和文学好友一起参加诗歌朗诵会,这些都让我难以忘怀。”山东游客吴峰说。群众文化的广泛参与今年69岁的邵仲英老人,腰板很直,精神头很好。1965年她来到石河子,至今未离开过这座城市。2006年夏天,邵仲英在石河子市游憩广场第一次见到一些老人聚在一起唱歌,她也加入其中。“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外面冷得站不住人。社区里有一些活动室,但地方太小,太吵了也会影响居民休息。”2008年,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建筑面积有3000多平方米,二楼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舞蹈室,三楼有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书画室、市民学校,四楼有400多平方米的多功能厅……邵仲英目前正在石河子市新城街道市民服务中心的活动室里领着50多人练声乐。这个合唱班最多的时候有118人,但会唱歌不等同于会声乐,最后只剩下60人左右。让一群老人学会相对专业的发声、咬字、呼吸,邵仲英也不能胜任,“要特别感谢石河子市群艺馆的老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才有了合唱团和我们大家的进步。”她说。2013年11月,文化部、财政部确定石河子市为第二批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城市,公共文化的硬件设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八师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说:“我们每年坚持举办团场风采展演、戏曲展演及歌手大赛、文化能人大赛等,年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各族群众达10多万人次。文化馆还面向市民开放一系列服务项目,包括书法、美术、摄影、舞蹈、声乐、器乐、戏曲、曲艺创作辅导等,并安排专业人员到基层开展各类免费艺术培训。我们还承办了新疆第三届国际舞蹈节、庆祝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央视军营大拜年、兵团第八届文艺会演、央视少儿频道‘大手牵小手’等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八师石河子艺术剧院党支部书记肖帅还有一个职务——编剧。由他创作的话剧《兵团记忆》已经演出146场,豫剧《我的娘我的根》正准备前往河南进行20多场演出。提起这些,他感慨道:“石河子人爱文化,这种血脉是建城之初就种下的。我们艺术剧院几乎所有节目都是原创的,不仅获得众多全国性大奖,更培养了一大批文艺骨干人才,引领了城市文化生活。”到石河子,如果不去遍布全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看一看夜晚的文化活动,那就等于没来过石河子。在这里,每天都有各种群众文化活动,足以说明石河子群众文化有多火热。而“斗舞”让石河子广场上的文化呈现出别样风景。来自不同区域的舞蹈爱好者,相约来一场“斗舞”,你方跳罢我上场,一场一场又一场,直到握手言欢,相约下次再“斗”。传承在更广泛的领域石河子有条国道穿城而过。道路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鸭蛋形建筑物——西热电厂曾经的储煤仓库。现在西热电厂停产了,储煤仓库没用武之处了。怎么办?别着急,它早已被影视公司看中,即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即将开拍的反映兵团历史的40集电视连续剧《红日照天山》,就在这里开始拍摄。让老工业基地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石河子正在规划建设的八一记忆文化创业园,就要诞生在石河子市的西部,那片曾经为共和国创造过无数财富的八一棉纺织厂、八一糖厂和八一毛纺厂的老厂房里。“政府已经决定退出二产,发展三产,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遇,我们正在积极筹备中,今年就能见成效。”石河子市西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吴国华说。在曾经的八一棉纺织厂里,虽说已经多年没有生产了,但整洁的厂区仍然保持着它曾经的辉煌。新疆八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咸涛说:“我们企业有200多亩地,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在生产,马上就移入其他生产工厂了。我们将在腾出的厂房土地上建设文化创业园,发展文化产业,让这份记忆留下来。”还有各种文体旅游活动——桃花节、冰雪旅游文化节等,都被冠以军垦文化之名,使这座军人选址、军人建设、军人管理的城市一直保持着浓浓的军垦文化之味,引领着新疆军垦文化方向与潮流。八师石河子市党委书记董沂峰说:“历史文脉是城市的灵魂,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气质。石河子拥有众多的军垦文化地标,这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发展军垦文化的使命责任。我们要把传承军垦文化当作重要使命,高擎军垦文化这面大旗。”《光明日报》(2019年04月19日01版)

编辑:www.77psb.com_www.77psb.com-【与各国玩】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dechuanyiq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硬件靠边服务上台苹果要变? 中天新闻台遭台当局处罚:关于韩国瑜的报道太多 美国防部拨10亿美元给特朗普修墙遭民主党反对 “小恶魔”有望出演真人版《猫和老鼠》饰反派 美联储Bullard:GDP目标构成最优货币政策 团车网第四季度净营收2.264亿元同比增长98.6% 英超最被高估球星是他曼联天王这实力掺水了? 时间磨去了年少轻狂,岁月沉淀了冷暖自知 汇丰:嘉里物流降至持有评级目标价上调至14.2元 美國InNout、ShackShack經典快餐店… 一份俯卧撑&卧推自检清单纠正你的所有错误 热身赛-马竞妖锋第83分钟绝杀无梅西阿根廷客胜 2018年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回规模先激增后放缓 养老基金个税递延渐近公募基金如何把握发展契机 小扎多年前旧FB帖子消失该公司称其被\"错误地删除\… 邓紫棋回应蜂鸟起诉强硬喊话:绝不退缩,法庭见 宁泽涛后中国再出“飞鱼”何峻毅让人们看到希望 ofo回应“内部反腐”行动:将继续保持高压态势 又出事!美一架波音737MAX因故障紧急迫降 北京密云山火:东线东北线仍有约5公里火线 联合国秘书长:解决利比亚8年来的冲突迎希望时刻 韩火火吃饭偶遇吴世勋捂嘴偷笑被粉丝调侃像花痴 “限古令”或将解除?《新白娘子传奇》重新定档 謝龍介告陳水扁要扁不要當「龜孫子」 收益率曲线倒挂,美股衰退征兆显现? 江苏一企业发文鼓励生育:多生一胎多20天产假 《都挺好》家庭伦理大PK!测测你的价值观 麦当劳逾3亿美元收购一科技公司为20年来最大收购 中国孤独症患者可能超千万0-14岁患者或超200万 美股盘前:美债收益率再次走低期指止涨转跌 原创社-血书门八年后准黄金一代正展翅高飞 洛杉矶县公共卫生局人员主讲西尼罗病毒需知 交银国际:经济筑底股市向好A股已具备长期配置价值 李立群:小鲜肉不应被批评演技稚嫩但也少了匠气 扑火队员还原凉山大火:一起火连动物都跑不掉 天链二号01星成功发射,和空间站视频通话就靠它! 郑秀晶是胖了吗?但她的基本款穿搭还是值得我们追 脸书禁白人国家主义及白人分离主义内容 马哈蒂尔威胁欧盟:若再污蔑马来西亚将从中国买战机 穆里尼奥:没有因为失业而难受我想今夏重新执教 一图看懂增值税超万亿元大减税谁最受益? 爱犬两年前咬人致死崔始源新剧发布会鞠躬道歉 求解工业互联网:软件系统公司发力探索中国市场庞大 胡彦斌以董事长身份入学湖畔大学关联企业共18家 突发:难民劫持土耳其商船驶向欧洲,马耳他海军出动特种部… 慢VS快必死?直升機反而讓戰機很難對付 增值税税率下调万亿利好如何释放? 8任公安局长接力:3人抢劫杀人逃外地27年后落网 9歲公民跨境上學被捕遭扣32小時 财政部等解读:为何降低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 易事特终止29亿买光伏资产历时近两年市值降59亿 安信国际:安东油田业绩超预期增长潜力巨大 切尔西9号魔咒太恐怖莫拉塔走了伊瓜因也搞不定 美国名校招生丑闻:支付650万美元的家长身份仍是谜 全球经济放缓提高了美联储今年降息的预期 当科学家遭遇慢性疾病,如何将科研进行到底? 会玩!《权游》全球藏6个铁王座帮剧迷“登基” 股市强劲回升全球基金经理调高股票配比减持现金 我什么时候会死?人工智能将预测慢性病患者死亡时间 举重奥运冠军药检呈阳性禁赛3年安眠药变兴奋剂 国际奥委会批准韩朝建联队出战2020东京奥运 韓國瑜希望停止酸言酸語反諷民進黨兩套標準 李小璐与母亲接甜馨放学,63岁甜馨姥姥身价过亿气质真好 《歌手》突围赛龚琳娜原调演绎《青藏高原》 味千拉面回归主业不济门店营收降6%股价连跌7年 直击|DNV音乐宣布成立音乐人事业部进音乐创作领域 北京雾霾为何卷土重来?京津冀周边钢铁产量大增 永升生活服务上涨6%暂五连升成交急飙 网民发表言论侮辱凉山森林火灾牺牲人员被依法拘留 一周融创:社交电商成新动能,万亿资产助力智慧零售 无罪释放!前宾州白人警察开枪打死非裔少年,陪审团审判结… 巴黎天文台:现已勘测发现4000颗系外行星! “江小白”商标获终审判决江津酒厂将发律师声明 网曝华晨宇与前女友合影女方长相清秀身材高挑 为什么普通人就应该买基金?因为散户必然跑输市场 武磊获奖!荣膺杰出人物奖世界足球大会给他颁奖 翼龙在国外突然失联当外军要寻残骸时自己飞回着陆 外交部:新疆职业技能教培机构并非所谓“再教育营” 打造最纯粹的业余足球赛事丽江少数民族足球赛落幕 何为“黑社会”?湖南湘潭一社区将失独家庭列入其中引争议 俄罗斯将与乌克兰解除12枚天顶火箭生产合同 佐力小贷飙升25.86%暂连涨两日累升五成 花旗:中国人寿最坏情况已过升目标价至25.8元 花旗:香港地产股最新投资评级及目标价可买入九仓 吉林大学女生遭男子骚扰并被啤酒瓶打伤警方介入 黄金还是没能逃过这个“三月魔咒”! 北京新添2790辆新能源公交年底达93.7% 美空军B-1B轰炸机再次全面停飞弹射座椅仍存故障 你出兵我反击:俄美会为委内瑞拉“硬碰硬”吗? 日本新年号今天亮相日官房长官:紧张感十足 权威机构警告:下一场危机,新兴市场和欧洲将被重创 一汽红旗下调全系车型价格最高降幅达8000元 博雅互动飙升20.62%去年纯利跌17.1%惟派特别… 4月起这批新规将陆续施行哪项对你生活影响最大? 印尼渔民捞到中国“海翼”水下无人滑翔机(图) 惠普黄天聪:全球舞台需要公平竞争环境 热身赛-U19男足3-2再胜缅甸四战两胜两负位居第三 王拜會馬交換意見沒談選舉 谢霆锋受访称曲奇致癌成分很低媒体很不公平 腾讯据称拟发行美元债券融资50亿美元 14届5号秀再做手术无限期休战!打3分钟就受伤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研究制定居民增收三年行动方案 响水:失联环保志愿者正接受调查有两张身份证 香港医管局为医护人员补打麻疹疫苗持续监察疫情 谷歌联合多所大学使用深度学习技术发现2颗系外行星 轻轻嘬一口微醺不醉人的春日酒单 榜眼大战状元国王险胜布克32分太阳功亏一篑 姜丹尼尔方谈解约纠纷:不会一一回应对方主张 广发郭磊:1-2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中枢下沉符合预期 阿文纳蒂被控勒索欺诈,艳星称前代理律师”极不诚实” 复星国际飙近6%连续7年盈利上升兼创新高 李万里:吉利戴姆勒合作更要看长远 “新规”之后首批重点网络影视剧拍摄备案公布 红星美凯龙跌逾4%去年多赚近一成惟减派息 招商策略:美债收益率首次倒挂与中美股市关系 北京双休日北风全勤“打卡”今天局地有扬沙 首次陆军200名将军“赶考”成绩与晋级考评挂钩 何煖軒下台?!傳華航新董座由總經理謝世謙接任 四六事件70週年臺師大臺大合辦紀念特展 大和:腾讯控股目标价升至420元维持买入评级 老佛爷去世后同名品牌KarlLagerfeld迎来新… 网红电商如涵路演PPT曝光:4月初纳斯达克上市 城门失守!华夏黑又硬锋霸连场破门颜骏凌也拦不住 马云湖畔大学演讲:做企业要像农民种地一样 外汇局:2月我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809亿元 高盛:中海油目标价升至15.6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国际)体育场地检测认证?上海高峰论坛落幕 扎克伯格呼吁全球互联网监管更严格:政府应参与其中 周鸿祎旗下又一家公司要上市鲁大师二度冲击赴港IPO 互联网下半场厮杀加剧谁能成为中概股中最大黑马? 耻!皇马足篮球遭巴萨全面碾压单赛季被巴萨7杀 中消协开通App举报通道:20%举报涉及信息收集过界 华地国际控股3月26日回购1032万股耗资1639万… 彻底决裂?外媒曝阿汤哥禁止前妻出席养子婚礼 评论:好的综艺需要“秀”也更需要“真” 直击|腾讯网原总编辑王永治宣布退休转为公司顾问 國安基金最高曾用1200億 財長盼保持現有規模 失守3000点两市八成个股飘绿各路资金暗流涌动 减脂基础玩法 华北电力大学:免去戴松元可再生能源学院院长职务 强势美元叠加“猪队友”黄金多头受重创 小米:米9缺货因相机模组良率低已产线全开并两班倒 阿尔瓦雷兹重返亚洲将参加ONE冠军赛东京站 《唱作人》总监制:有矿的才能做翻唱类节目 大学女子防身课教习双节棍提高女孩自信 40余所高校启动自主招生多校取消文科招录计划 “好胆固醇”越多越好?观念要变了! 格力们的“异心”:如何求“变”仍无定论 广汽集团下跌3%穿10天及50天线末期息削三成四 高诗岩被骂全场0分郭少:有事冲我来我有经验 3月25日金银市场情绪变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大跌 不用再等24小时!央行:个人ATM转账可实时到账 人气太火爆!赖冠霖现身机场鞋子被粉丝踩掉 更多细节披露!命丧“搭错车”的南卡女大学生因“儿童安全… 台股開高走低收盤僅只漲1.59點 法官裁决卡兰尼克及Uber董事未违反信托责任 在变老的路上,一定要变好 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超九成 人民网调查:腾讯多款游戏违反规定\"防沉迷\"漏洞多 科创板上市申请受理企业增至31家:澜起科技等入列 外婆家遭20倍“顶格罚款”市场监管局处罚417858… 儿子认始源当干爹?陈意涵笑:那我不用上班了 主要央行立场转鸽亚洲股市一季度创七年来最大涨幅 英特尔杨旭:数据是未来的石油企业练好内功才有价值 许家印:恒大对新能源汽车投入较大坚信一定会成功 戴帽子=没洗头?唐嫣说有了这3顶帽子很时髦 导演王小帅被曝朋友圈宣传新片特殊方式引争议 刘以勤当选为新一届四川省侨联主席 碧桂园:拟发行15亿美元优先票据最低利率6.5% 四川凉山发生森林火灾军方出动直升机飞赴救援 山内:要在上海让中国人吃惊希望像木村翔一样出名 FF“联姻”九城朱骏不会重蹈孙宏斌许家印覆辙? 下东城居民呼吁保留M14公车慢线 2019年内亮相曝宝马全新X5M/X6M谍照 日本宣布新年号“令和”引自日本古代经典 瓜子二手车难解口碑痛:绕不过盈利坎不赚差价受质疑 助選毛手毛腳美前副總統陷醜聞 专访李斌:电动车退补让市场竞争回到产品和服务本身 9中2!4犯!臣妾真顶不动啊考神罚下就变狼王 继汉堡王后雀巢也将推出人造肉汉堡 张华:戴姆勒对吉利的市场地位和研发能力都高度认可 韦世豪去机场时临时决定去看伤者遭质疑:诚意够吗 3月北京二手房成交超1.6万套创近10个月新高 山东大规模采购团访韩进行商务洽谈 北京汽车明放榜现涨逾6%破20天及50天线 尾盘:白宫经济顾问呼吁立即降息0.5%道指上涨200… 野村:龙湖地产目标价升至30元维持买入评级 范冰冰要转行?美容院开业李晨范丞丞等亮相剪彩 汇丰研究:复星医药目标价升至36.2元维持买入评级 三星不灵韩国经济“打喷嚏” 英镑短线走高英国首相称将在完成脱欧的情况下辞职 研究:Q4中国智能手机线上销量占28%京东占线上50… 假法师骗5名女大学生24万余元:给你男友种“情蛊” 宝宝决定妈妈泌乳量 大摩警告:投资者不要对通用的无人驾驶期望太高 普益财富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募集资金2575万美元 4种瑜伽姿势改善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