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33psb.com_www.33psb.com-【HTML5技术】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04-22 01:03:03  【字号:      】

www.33psb.com_www.33psb.com-【HTML5技术】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东海伏季休渔期临近 温州人掌握自己的禁渔期style东海伏季休渔期临近 温州人掌握自己的禁渔期style




(www.33psb.com_www.33psb.com-【HTML5技术】)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33psb.com_www.33psb.com-【HTML5技术】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泰国主帅:参加中国杯非常激动能够学到很多经验 两会上热议外商投资法对上海自贸区新片区意味什么 《复联4》聚集六位\"元老\"漫威证实不是快乐结局 队友:武磊表现让人倍感期待感谢他送我的助攻 顺风清洁能源料去年亏损约17.07亿人民币 代表:建议设立18岁成人礼将仪式感化为责任感 酒吧惹口角冲突香港6名男子遭袭击警方正调查 此地两天3个“一把手”落马俩人是老相识 缺乏人才成银行发力金融科技最大难题 携程CEO孙洁:目标是保持4倍于中国GDP增速 黄景瑜晒帅气自拍与奖杯自勉:很开心自己是新人 JuiceWRLD首次登顶公告牌百大艺人排行榜 至少5名飞行员曾通报波音737MAX系统异常软件升级… 阿富汗军人被曝多起不法行为:殴打承包商偷盗设备 《群演公社》启动唐国强回忆跑龙套生活 魏江雷讲述新浪杯成长故事增海外站吸引顶尖选手 今年被动交易占据美国股市半壁江山将为史上首次 奔驰宝马路虎林肯沃尔沃全线降价为何它们率先降? 广州农商银行获监管当局发行境外优先股批覆 精瘦小伙难长肉坚持健身3个月看到肌肉围度暴涨 意大利无视美“涉华警告”后又要让美国失望了 基石资本张维:为何没有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 蔚来汽车:“销量作假”与“大幅裁员”为不实信息 菲亚特大规模召回汽车钯金供不应求雪上加霜 爱和面包怎么选? 两年内仨罚单总计82亿欧元!欧盟为啥追着谷歌反垄断 哈登41分准三双保罗轮休火箭主场苦战射太阳 花650万美元进名校美最大招生丑闻揭露了什么?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投放巨额广告是民主党人总和两倍 法国公布新一期国家队大名单格子领衔登贝莱伤缺 食物中硝酸盐真对你有害吗?取决于来自肉类还是蔬菜 美国监管机构为应对英国硬脱欧风险推暂行最终规则 小米2018年互联网服务收入达160亿元MIUI月活… 文明道德缺“一”不可 曝独行侠与卡帅秘密重新预约合同超5年3500万 2019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运营效率10强:正荣居榜首 大巴黎获国际仲裁法庭支持欧足联无奈停止调查 年轻人倾向用网络用语表达思想语言能力愈加贫乏 得到大学学员赵辉:真正能提高医生效率的工具是AI 警方对胜利非公开传唤调查涉嫌违反《食品法》 俄女演员毙7名武装分子?让人不得不细说的大消息 香港2列车测试新系统相撞车上无乘客2车长送院 预付式消费仍存风险:失联跑路、服务质量打折…… 为节约资金美国航空企业决定从巴西境内发射火箭 美股牛市已满十周年道指30000点遥不可及? 错失良机!国奥锋霸觅得空门良机慌乱中踢偏了 内房股普遍受压华润置地现跌2%跌穿10天线 科创板正筹备即将正式亮相华兴料是最大受益者之一 印尼洪灾已致77人死亡数十人受伤仍有逾30人失踪 南航宣布与美国航空达成常旅客合作可积里程和换票 中金:金蝶国际目标价升至9元维持中性评级 美国又想在南海搞事情菲律宾总统:你们快走吧 vivoX27邀请函硬核来袭:密码箱里暗藏玄机 军人工资不低,可是这位士官竟是“月光族” 黑美人健身不臃肿反显丰润美感想要个华人男友 AYCE的日式烤肉店牛兵衛在Scarborough和O… 国君(香港):中华煤气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22.4港元 梅西C罗当队友?小贝组队惊天计划:他俩我都要 中国联通:2月4G用户净增283.9万户累计达2.2… 切尔西大危机!萨里自救只剩1险途穆帅都没这么惨 央视曝光闪付隔空盗刷后银联声明有些\"喊冤\"的意思 李汶翰身体原因将缺席公演粉丝暖心评论好好养病 “黄背心”第18轮示威暴力升级法政府运转失灵? ColorOS6开见面会UI小清新但内核很互联网 美媒:特朗普下一个贸易战目标第一枪已经打响 视重现惊魂一幕“中国龙”救人事迹将登上大荧幕 广西一执行法官积劳成疾上班时突发疾病不幸离世 民众不愿出行英“脱欧日”飞欧盟机票价格大幅下跌 涉及7000万人的大事有了新进展 开盘:联储会议在即美股周二高开 韩星孙承源无证酒驾逃逸移交审判有前科驳回保释 克洛普:利物浦上签不能掉以轻心我已有更大野望 中消协调查了一万人七成网购时遭遇“默认好评” 国足新兵:卡帅理念很先进战术并未以恒大球员为主 拼多多的表弟拼少少高调上线 一宁波帮就有上千家高利贷公司714高炮年化超1500… 透视嘉里:旗下十几家上市公司掌舵人96岁还在工作 火爆!西人赛后发生多人大冲突武磊上前当劝客 张稀哲:集中时间仓促先吸取教练战术传球失误多 人大代表:有女孩参与校园欺凌未成年人也要负责 南加今下雨氣溫大幅下降 武磊回上海探班上港和外国人改用西语打招呼|图 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目击者:地上满是弹壳 科研评价要突出“唯原创性”标准 银保监会祝树民:强化逆周期调节监管措施 签署法令!6月起美澳加日四国游客赴巴西免签 曝湖人换帅人选最可能是他!有个问题必须面对 美食福利|紐約最正宗的台灣美食,燒仙草鹽酥鷄好驚艷! 两大名帅嘲讽湖人目光太短浅!魔术师出来挨打 2019年3月22日期市交易提示 本周大事频繁来袭大华银行欧元、英镑澳纽最新分析 “我真怕他们累着”耿爽为何说这句话? 神吐槽:不说了!魔术师的不看人传球是真厉害 丰盛控股五连阴挫逾两成六后现反弹超过13% 锡安31+11补篮准绝杀!杜克1分险胜北卡进决赛 白宫上线AI项目介绍网站美“AI为先”战略再得强化 把这图给杜兰特欧文看!加上锡安,超级四巨头! 瑞信:下调远洋集团目标价至4.1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美债收益率曲线12年来首次倒挂!衰退真的在敲门? 网易云音乐注册资本增至5.89亿美元CTO曹偲接任监… BBA纷纷官降后,合资品牌坐立不安,蔚来汽车、特斯拉有… 魔鬼身材加上超高颜值被称为“最美英语老师”! 中银香港:李久仲辞任执行董事兼风险总监 “714高炮”平台回探:3·15晚会后出现新变种 56岁关之琳近照曝光!身形略发福,自爆饭局多到管不住嘴 港证监:美银美林因保荐人缺失遭证监会罚款1.28亿元 穆里尼奥:有C罗一切皆有可能只有我客场赢了尤文 美国的“穷爸爸”和“富爸爸”是怎么赚钱和花钱的 美媒评火箭队史最佳阵容他们竟是最长寿豪门 日本央行总裁:中国经济下半年好转 两家科技巨头在下一个亿万产业中厮杀,你看好谁? 匡贤明:大湾区“税负差额补贴”是高端人才福音 北美销售增长令人失望耐克股价盘后大跌近4% 周四美国WTI期货收高0.6%创4个月新高 韩媒曝胜利曾拒绝上交手机如今交出2台 张敬轩爱收藏二手古董绝不买贴身物和陪葬品 吴敦义回应赖清德登记参选:料到了,没想到这么快 传麦德龙启动出售中国业务进程估值或15-20亿美元 易立竞聊《立场》背后故事:无限接近人性的真相 新西兰枪击案又一名嫌疑人获释警方称她没涉案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坚决不去做家电 Spotify再回应苹果:希望欧盟委员会调查苹果垄断问… 折叠屏手机掀起创新浪潮:美国消费者只能望洋兴叹 中国小将客场击倒日拳手遭黑哨判罚日拳迷喝倒彩 旷视科技拟不同权形式在港上市最多筹资78亿港元 5G牌照拍卖在即德国内政部长为华为发声 100斤女子爱健身,2年后体重变重,身材变化却很美 英伟达牵手亚马逊将在AWS中部署T4芯片 央视315:要钱更要命的“714高炮”网贷 量子通讯争议,都在争些什么? 海外资金爆买印度卢比从亚洲最差货币到最佳仅5周 成都网警辟谣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相关信息1人被刑拘 异味奥迪车主妻子:打官司是为了给孩子一个交代 新北市新舊市長重逢笑稱市民見市長 中国援建马尼拉帕西格河大桥原桥主跨平移拆除(图) 许家印公布小目标:3-5年内成世界最强新能源汽车集团 东奥火炬纪念2011日本地震3成材料来自震后板房 麦格理:会德丰目标价升至81.82元重申跑赢大市评级 盤點紐約三月拍照好去處!你要的網紅打卡地都在這裏了!答… 哈登57分瓦兰33+14火箭加时赛遭灰熊罚球绝杀 世锦赛预期成绩差?中国花滑队为何低调出征 天然氣油罐車爆炸起火洛市居民以為恐襲 40岁大姐爱健身女性魅力四射男友还是小鲜肉! 旭辉控股集团:2018年度纯利升12.03%至54.0… 华为与面板厂商已签意向书或正布局大尺寸电视 英国脱欧期限将推迟至何时?欧盟给出了两个日期 张雨绮为节目变身菜鸟助理粉格子套装甜美又干练 波音将在737Max驾驶舱加装警示灯 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吴海:很多小创业公司是隐形冠军 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控股股东增持85.20万股H股 委内瑞拉大停电引发舆论战委指美策划“电磁攻击” 沈南鹏:中国人追逐梦想改变命运是经济奇迹原动力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花旗升中国联通目标价至11.5元 香港证监会整顿投行业!瑞银、大摩、渣打证券遭罚 血腥暴力视频屡禁不止西方终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国安归化强援北京德比即可登场赛季引援可打高分 数字时代为什么100美元钞票这么多? 与王菲后分手恋上杨幂?谢霆锋亲自辟谣否认 總統:F-16V「無可替代」 郭台铭亲自卖番石榴富士康迈出农业互联网第一步? 来自《都挺好》的道歉:生而为人父母我很抱歉 英媒:全球年轻人“逃离”大城市成潮流 揭秘医美可怕黑市:找靠谱机构比中六合彩还难 西班牙努曼西亚俱乐部中国办公室成立开启中国市场探索之… 三生制药澄清:2018年度之利息收入应为6477.1万… 电子烟被央视315点名朱啸虎:创业和投资要有价值观 美國房價走勢的八大指標:漲不漲,全看它! 否决脱欧协议又不同意无协议脱欧英国的选择不多了 美团B类股票今日解禁投行:持续看好中长期发展前景 绿景中国地产:年度营收升52.16%至45.16亿元 不顧後果硬幹特斯拉自動駕駛戰略在玩火 德银重申乐信买入评级:商业模式差异化是核心 国家广电总局:立即停播“椰树牌椰汁”部分版本广告 赏樱的季节总要吃到它才叫满足 库鸟断崖式崩溃让巴萨糟心若卖他价格不低于1亿 百度入股汉得信息成其第三大股东 故宫天灯万寿灯复原品将拍卖资金全捐贫困地区学生 欧佩克维持减产举措至6月国际油价继续刷新年内新高 总理记者会上的这些重镑消息事关我们每一个人 市场监管总局:进一步加强新能源汽车产品召回管理 无限恐怖!利物浦这皇无敌!防守赛坎特进球似C罗 海螺创业去年多赚75%股息55港仙 谢安琪风云榜颁奖礼遇耳机失灵表演结束后台痛哭 卡帅连续3次被问兼职直言很多人没资格指责自己 菲律宾财政部长:菲完全支持“一带一路”倡议 荣威i6PLUS新消息将于3月29日上市 一点唾液能否检测出孩子的天赋? 印度10名青少年因玩电子游戏《绝地求生》被警方拘留 神吐槽:字母西帝对飙暴扣!你们咋不比三分? 她不仅颜值俊俏,黄金“腰臀比”更有魅力 5G前夜,手机厂商设独立子品牌争夺细分市场 美媒:特朗普下一个贸易战目标第一枪已经打响 手机价格趋势:iPhone向左降价华为小米向右涨价 朝鲜披露河内会晤内幕:考虑暂停与美无核化谈判